第一章 受伤老者

手机版

  炎炎的太阳,高悬在世界的当空。红的光如火箭般射到地面,地面着火了,反射出油一般在沸煎的火焰来。蒸腾、窒塞、酷烈、奇闷,简直要使人们的细胞与纤维由颠抖而炸裂了。
  然而,就在这灼热的日光之下,一位少年赤着上身,昂首挺胸站在广场之上。他的身上有着健康的古铜色皮肤,在这浓烈的日光照射下渗出了一粒粒豆大的汗珠。soudu!org
  他的面容虽然说不上英俊潇洒,但是一双闪闪的眼眸却是特别的明亮。在他的眼眸中,充满了坚毅和果敢之色。
  “喝……”
  一声轻吼从他的口中爆发出来,就像是龙吟虎啸般,充满了阳刚的力量。
  少年一步踏出,他那赤裸的双脚重重的踏在了干裂的地面上。虽然上面有着一些细碎的乱石,但他却仿佛一无所觉。
  随后,他那紧握着的双拳轰然向前击出。
  虚空中响起了一道细细的破空声,这是拳头击出的速度达到了一个地步之后震荡空气所发出的声音。
  他就这样一拳接一拳的大踏步向前走着,他每一步踏出,身上都有着那种一往直前,永不后退的坦荡气势。他的拳风越猛,拳速越快,气势也就越盛。
  只是,他这样出拳每一下都是全力以赴,接连十拳之后,他的气势虽然攀上了最高峰,但却是无法持久。
  “喝……”
  最后一道大吼出声,少年打出了第十拳。
  他这一拳强悍无比,似乎将身体内所有的精气神都打了出去。那凌厉的拳风在虚空中回荡,似乎发出了刺耳的爆裂声。
  这一拳之威,几乎已经不下于一位真正武者的拳术威能了。
  不过,在打出这一拳之后,少年的身体却是一个趔趄。他疾步跨前,好不容易站稳了身体,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良久之后,他的气息终于平稳了下来。
  抬起了头,在他那张略显倔强的脸庞上却流露出了一丝懊恼之色。
  不远处,一位中年人缓步走来,在他的身边站定。这个中年人的面容与少年极为相似,只是显得苍老了不少。
  他看着少年的脸色,虽然心中早有答案,但还是忍不住怀着最后一丝的希望问道:“凯旋,怎么样了?”
  少年低下了头,他抿着嘴,摇了摇头。
  轻叹了一声,中年人沉默半响,道:“凯旋,算了,或许你并没有成为武者的天赋。哎,其实我们一家人就这样过日子,也要比很多人都好得多了。”
  少年豁然抬头,他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道:“爹,您说什么?是要我放弃么?”
  中年人苦笑一声,道:“孩子,有时候人还是要认命的。”他顿了顿,道:“自从你懂事开始,为父就传授你戎家拳术,可是直到今年,你都未曾凝练出一丝真气。哎,这或许就是天意了。”
  他看着眼前的儿子,目光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苦涩。
  戎弋阳,戎家直系子弟之一。
  只是,他虽然出生于直系,但是因为数十年前,他无法在十五岁之前凝练出真气,所以离开了本家,来到此处打理家族中的一处偏僻农场。
  对于戎家的直系子弟而言,这样的结局其实就等同于吃喝等死了。哪怕是一些强大的旁系子弟,也要远比他风光的多。
  在来到此地后,戎弋阳一蹶不振。虽然没有完全放弃拳术,但是因为少了那颗争夺上游的心,从而变得有些自暴自弃,数十年间,他依旧未曾能够凝聚出一丝真气。
  不过,自从儿子出生之后,他就将全部的希望投到了戎凯旋这小子的身上。
  之所以取名凯旋,自然是蕴含着他内心中某一个从未向人提及的愿望。
  但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这小子从小刻苦锻炼拳术,从未有过偷懒。但是,苍天似乎从未眷顾于他,直到今日,他在接近十五岁的极限年龄之时,依旧无法凝练真气。
  至此,哪怕是再不甘心的戎弋阳,也不得不放弃了。
  戎凯旋紧抿着嘴唇,因为过度用力的关系,嘴唇上的颜色都变得僚白一片。
  他不甘心的道:“爹,您放心,我一定能够凝练出真气的。”
  戎弋阳心灰意冷的摇着头,道:“孩子,其实以你的资质和努力,在一年前就可以凝练出真气了。可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失之交臂。哎,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他叹了一口气,又道:“而且,再过三个月就是你十五岁的日子了,在那一天之前,你若是无法凝练出真气,这一辈子在武道的修炼上也就不会有太大的前途。所以,现在放弃,安安心心的做一个富家翁,其实也是不错的。”
  他虽然口口声声的劝慰儿子,但是内心中的那种孤寂和遗憾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戎凯旋双眉一挑,他突然道:“爹爹,您说得对,其实这一年孩儿每一次竭力打拳之时,都能够有所感应。但就是差了那临门一脚……”他的眼眸神光一闪,道:“爹,如果我入深山试炼,或许会有突破呢。”
  戎弋阳的脸色大变,他立即喝道:“放屁,我不许你乱来。”抬头看了眼远方,他道:“山林外围每年都有我们戎家前辈巡逻,不会有什么凶险。但是深山之中天知道有啥危机,就连武者大人们也不敢深入,你小子进去,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戎凯旋沉声道:“爹,可是您曾经说过,我们习武之人,唯有在九死一生的环境之下进行淬炼,才能够激发本身潜能,让自己在修行的道路上走的更远。”
  戎弋阳伸手点着他,脸色难看,道:“你小子胡说什么,哼,我们武者在生死存亡之时,确实能够爆发潜力,释放出比平时大得多的力量,甚至于突破自身桎梏,跨越境界也是常事。但是,你知道什么叫九死一生么?”他恶狠狠的道:“所谓的九死一生,就是将自己置身于必死的环境之中。如果不能突破,那就是必死无疑。嘿嘿,你能够保证,自己肯定能够突破么?”
  戎凯旋一怔,他垂下了头。
  如果陷入了必死之境,他能否在那一瞬间突破自我,凝练出真气呢?
  这个问题,就连他本人都无法给予回答。
  戎弋阳狠狠的一甩衣袖,道:“能够从九死一生的环境中挺过来的,确有其人,他们也都取得了极大的荣耀。但是,在这种状况下死去的人却是更多,他们连留下一个名字的机会也没有。哼,你给我听好了,为父绝不希望你去深山,那并不是九死一生,而是十死无生。你……听明白了么?”
  说到最后一句之时,他声色俱厉,那脸上甚至于有着一丝狰狞之色。
  戎凯旋毕竟只是一位少年而已,被父亲的气势一逼,心中的勇气顿时消散了不少。
  茫然的点着头,戎凯旋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戎弋阳这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时间不早了,你下去休息一会吧。哎,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我们可以再尝试几次的。”
  只是,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就连自己也不曾抱什么希望了。
  一年多无数次的尝试,已经耗尽了他的耐心和希望。
  戎凯旋点了一下头,他转身离去。不过,他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中,而是慢慢的离开了庄子,朝着那齐人高的矮林走去。
  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戎弋阳叹了一口气,孤独的回返庄园了。
  戎凯旋离去的方向和庄园后方的密林相反,那些齐人高的矮林还是戎弋阳下令栽种,并且在数十年后形成了一片不小的规模呢。
  所以,在见到儿子朝着矮林而行之时,戎弋阳才会放心下来。
  戎凯旋疾步如飞的进入了矮林之中,不知为何,在听了父亲的那番话之后,他的心中就像是有着一块大石头堵着似的,怎么也无法宣泄自己的郁悒。
  他挨着矮林中一颗最大的树木,缓缓的坐在了地面上。
  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自己打拳、以及父亲教导之时的情形。
  他的双拳不知何时已经握紧,他在心中做出决定。哪怕是超过了十五岁,他也绝对不会放弃武道修行。
  “呼……”
  霍然间,眼前毫光一闪,一道身影如同鬼魅般的出现在戎凯旋的面前。
  戎凯旋愣愣的瞪圆了眼睛,在他的面前,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这位老者的脸上沾满了血迹,而更令人感到难以置信的是,老者的身体竟然仅残余了一小半。
  在他的胸部以下,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了,哪怕是内脏似乎都流淌一空。
  但是,这位老者竟然还没有死。
  他睁着充满了血丝的眼眸盯着戎凯旋,顿时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嘿嘿,你们要我死,想要抢我的东西。老夫就算是便宜了外人,也绝对不会给你们得逞。”
  老者狞笑了一声,突地伸手在戎凯旋的身上拍了一下。
  虽然戎凯旋很想要躲开,但是老者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他这样轻轻的一拍之后,戎凯旋的意识顿时一片模糊,他脑袋一歪,身体跌倒,就这样华丽的昏迷了过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