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异变

手机版

“凯旋,起来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就连他的身体似乎也被人轻轻的推动着。

戎凯旋的意识逐渐的凝聚起来,就像是从深水中慢慢的浮出了水面,让他有着一瞬间的恍惚。Soudu.org

戎弋阳见到儿子醒来,不由地松了一口气,但随即扳起了脸孔,道:“凯旋,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睡着?”戎凯旋膛目结舌的看了眼四周,他的脑海中迅快的闪过了昏迷之前的场景。

他绝对不是睡着的,而是被人轻而易举的就弄晕了过去。

“啊……”戎凯旋的双目陡然圆睁,发出了一道惊天动地,悲戚之极的惨叫声。

戎弋阳伸出的手停滞在半空之中,他身不由己的打了个哆嗦,被儿子此时的表情吓得不轻。

“你,你怎么了?”

戎凯旋一跃而起,他环目打量着四周,眼眸中有着极度的惊惧之色。

“爹,那人呢,你没有看到么?”

“什么……人?”戎弋阳莫名其妙的问道。

“是一个老头,一个身上染血的老头。”戎凯旋挥舞着手臂比划着:“这个老头很古怪,他身上血迹斑斑,而且他好像被人砍了一刀,所以胸部以下都……没有,了。”

戎凯旋越说越急,但是,当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却是不自由主的放缓了速度,就连语气中似乎也多了几许的不确定。

胸部以下没有了,那还能够叫活人么?

戎凯旋虽然没有品尝过这个滋味,而且他的年纪也不大,但是起码的常识还是知道的。

戎弋阳脸上的肌肉狠狠的抽搐了几下,他低下了头,在地上看了半响,缓缓的道:“凯旋,你确定那老头身上流着血么?”

戎凯旋重重的点着头,他虽然没有能够看清楚老头的面容,但是对方身上那浓郁的几乎如同实质一般的血腥味道却给他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戎弋阳磕巴了几下嘴巴,他长叹一声,道:“凯旋,都是为父不好。”

“什么?”戎凯旋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件事情和父亲有什么关系。

“孩子,你还年幼,但为父硬是要你凝聚真气,所以给你施加了太大的压力。”戎弋阳内疚的道:“哎,想不到如今连幻觉也出现了。”

戎凯旋张了张嘴,他很想告诉父亲,自己肯定是遇到了这样古怪的一个……活死人,然后被他打昏了过去。

可是,看了眼四周根本就没有半点儿血迹的环境,以及老父脸上那担忧的模样,于是这句话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凯旋,你随为父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戎弋阳大力的在儿子肩膀上拍了一下,道:“从今日起,你不许再练习拳术了。嘿嘿,我们一家就在这里,好好的做一份普通人家吧。”

“父亲,可是您的心愿……”

戎弋阳一伸手,压住了儿子未曾说完的话,他感慨的道:“为父想通了,什么拳术大师,什么武者武宗的,都不如我们一家人在一起重要。”他的脸上挂着一丝欣慰的笑意,道:“可惜啊,这个道理我直到现在才想通。”

戎凯旋的嘴唇微微抖动了一下,他只觉得胸口处似乎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热流汹涌澎湃而难以宣泄出来。不知为何,看着老父此时的模样,他就感觉到非常的难过,甚至于有着要落泪大哭的冲动。

只是,他从小修拳,被戎弋阳教导过无数次男儿流血不流泪的话,所以深吸了一口气,硬生生的将这种情绪压抑了下去。

戎弋阳微笑着拉住了儿子的手,父子两人大踏步的返回了庄园。

这处庄园乃是戎家在这里的一处房产,对于庞大的戎家而言,这里只不过是一处偏僻的几乎没啥油水的小地方。许多直系子弟在无法修炼出真气之后,往往会被发配到店铺或者是这样的庄园之中。

除了极少数人能够发奋图强,重新崛起之外,绝大多数人都是碌碌终身,从此脱离家族主流,在这里自生自灭了。

戎弋阳此前总是憋着一口怨气,可是今日被儿子一吓,却是真的将心中怨恨放下了。

当日晚上,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过了一晚。

戎凯旋的母亲虽然诧异为何丈夫不再催促儿子修炼什么晚课,但是心思敏锐的她却发现这一对父子的感情似乎变得亲密无间了。

对于一个家庭主妇,生活重心都放在了丈夫儿子身上的女人来说,还有什么能够比这更让人高兴的呢。

温馨的时刻似乎总是过得那么快。

入夜了,虽然戎凯旋很舍不得,但还是告辞离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他们这一系已经破落,但是戎弋阳毕竟是戎家的直系子弟之一,在这个庄园中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所以戎凯旋也有着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子。

躺在了床上,戎凯旋辗转伏枕,但愣是无法入睡。

他只要一闭上双眼,那恐怖的画面就会瞬间出现在脑海之中。

不过,此时的他已经相信了父亲的推断。这件事情并未发生过,而是自己因为压力太大,导致精神崩溃之后所带来的幻觉。

人类在失去胸部以下的身体之后,会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死亡。所以,他绝对不可能看到这样的一个人。

摇了摇头,戎凯旋长叹了一声,他拍了拍脑袋,似乎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将脑海中那恐怖的场景给驱逐出去。

但是,他很快的发现,这样做除了让自己的脑袋有些疼痛之外,就没有任何的作用了。

然而,就在他百般无奈的时候,眼皮子却是骤然跳了几下。

因为他突兀的发现,自己的脑袋里面似乎多了一团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感觉,但却是那般的实在。

在他的眉心印堂之处,似乎多了一团不明所以的气流。这股气流的存在,让他的脑袋竟然隐隐的有些发涨的感觉。

他用手揉了揉眉心,仿佛是想要确定这团气流是否存在一般。

但非常可惜的是,这毕竟仅仅是一种感觉而已。在他没有将脑袋劈开一探究竟之前,根本就发现不了任何东西。而且,他非常怀疑,就算有人真的拿把斧头将自己的脑袋劈开了,也未必能够找到啥稀奇古怪的玩意。

眨了两下眼睛,他的心中莫名的担忧了起来。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哪怕是放在一名成年人的身上,怕也是要吓个半死。而戎凯旋仅仅是一名未满十五的少年罢了,若是能够若无其事的接受,那才叫不可思议呢。

“出来,出来吧。”他闭上了双目,口中喃喃的说着:“我这里不好玩,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出来吧。”

这是他潜意识的一种做法,似乎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将隐匿在脑海中的那团气流给勾引出来。

然而,他却未曾想到过,自己的无心之举似乎还真的很有用呢。

慢慢的,脑海中的气团开始了微微的流动。虽然这种流动的幅度并不大,但是时刻关心此地的戎凯旋却是大喜过望。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似乎真的能够控制这团气流。

“出来,出来,快点给我出来啊。”

他的口中絮絮叨叨的说着,就连双拳都紧紧的拽在了一起。那指甲因为用力过度,甚至于是深深的嵌入了掌心的肌肉之内。可是,他对于这一切都是恍若未觉,因为他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一个地方。

或许是因为受到了他全心全意的感召,印堂中心处的那个气团终于开始挪动了。

它在戎凯旋的印堂内旋转着,以这种方式产生了动力,并且从他的眉心处极其缓慢的穿透了出来。

虽然戎凯旋巴不得这个诡异的气团快点离开自己的身体,可是以这种穿透眉心而出的方式离开,却还是差点儿将他吓得魂飞魄散。

人的眉心若是开了一个洞,他还能够活下去么。

然而,让他感到欣慰的是,直到这个气团穿透而出之后,他也没有感到什么不适。

仿佛在他的眉心处本来就有着一条通道,能够让这个气团顺着通道流淌而出。

片刻之后,那印堂中的气流顿时流逝一空。而此时,戎凯旋突地感到了一阵强烈的虚弱感,似乎随着这团气流的消失,他的精气神也变得萎靡了起来。

身体一个趔趄,他慢慢的坐了下来,静静的呼吸调整着。

许久之后,他才感觉好了一点。

睁开了双目,豁然,他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住了前方,并且再也无法挪移开了。

在他的面前,竟然多了一个人。

或者说,这并不能算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具有人类体型的诡异生物。

这是一个没有五官,但却有着四肢的家伙,它有着通体雪白的肌肤,似乎从一生下来开始就没有晒过太阳一般。

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液,戎凯旋并没有莽撞的嘶声大吼。

这并不是说他胆大包天,而是因为不知为何,他对于这个诡异的家伙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这是一种纯粹的感觉,他对于这家伙异常的放心,似乎这家伙就是自己,他们本来就是一个整体,只不过被分割了开来。

戎凯旋没有丝毫自杀的倾向,一点儿也没有。

所以,他觉得自己很安全,非常非常的安全。

抬起了头,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个诡异的人形生物,半响之后,他抬起了头,试探性的在对方的身体上按了一下。

那触手的感觉非常不错,就和按在自己的皮肤上无甚区别。

然而,戎凯旋的脸色陡然一变。他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臂,脸上布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