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不服

手机版

集市之内围观的众人无不是脸色大变,纷纷退了开来。

一道黑影在众人的眼前闪烁了一下,顿时进入了战团。www!22ff*com

这是一位满脸络腮胡须的彪形大汉,他看了眼依旧不肯罢休挥拳而上的灵体不由地一怔,但也就是迟疑了一下而已,便挥拳隔空一击。

这一拳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力量,也没有尖锐的破风之声。但是,当这一拳击出之后,整个空间似乎都变得灼热了起来。

被戎凯旋操控的灵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它的身体由白而红,脚下仿佛是有着千金之重,速度一下子就降了下来。不过,主人的命令是至高无上的,它依旧不肯放过戎弋铁,慢吞吞的挨着过去。

大汉怒哼一声,又是一拳击出。

这一拳他不再留手,澎湃的拳力呼啸而过,灵体的脑袋就像是熟透了的西瓜般破裂开来。

“啪……”

随着脑袋的破裂,灵体的整个人也开始崩溃,终于消散于整个天地之间。

戎凯旋的眼皮子不由自主的跳动了几下,他心中骇然,原来能够召唤灵体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还是有人能够一下子就将灵体击溃的。

“铁城兄,你来的正好。”戎弋铁看清楚了来人,勉强从地上爬起,惊喜的道:“快点将那一对凶手抓住,别让他们逃了。”

那彪形大汉的眉头略皱,道:“弋铁兄,你怎么变得如此模样了。”

戎弋铁咬牙切齿的道:“还不都是这一对凶手害的。”他强撑着身体,来到了戎凯心的身边,小心的检查了一番,这才放心下来。

虽然那小子的咒术攻击力强大,但毕竟不是什么真正的咒法,仅仅是一丝灵力的凝聚爆炸,还无法要了儿子的性命。

只是,让他感到不解的是,那小子最多也就是一个初期聚灵士,所释放的咒术攻击为何会如此强大,连中期武士的儿子都无法正面抗衡。

“咳咳。”戎弋阳艰难的站了起来,他抱拳拱手,道:“在下戎家直系子弟戎弋阳,见过铁城执事。”

铁城,虽然并不是戎家之人,但是在戎家的声望却并不低。

因为他是戎家某一位族老的亲传弟子,更是娶了戎家女子为妻,几乎就是半个戎家人了。

而且,此人在戒律堂担任执事多年,声名在外,远非普通人可以比拟。

或许,也唯有灵堂中的那些天之骄子们才能够压他一头吧。

铁城微怔,疑惑的道:“你们,也是戎家子弟?”

戎弋阳将身份玉牌掏出,道:“我们父子是货真价实的戎家子弟,还请铁城执事明察。”

铁城的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他看了眼双方,眉头一皱,道:“既然都是戎家子弟,那还有什么说不开,需要动手决出生死的呢。”

他在戒律堂多年,培养出来的眼力何其高明,一见到双方的架势,就知道他们已经打出了真火,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

戎弋阳脸色微红,道:“铁城执事,此事完全是他们挑唆而起……”

“呸……”戎弋铁怒吼道:“明明是你们强买强卖,老夫身为戒律堂门下,不得不出手制止,你们竟然还敢血口喷人。哼,还将我儿打成重伤,此事老夫必不会轻易罢休。”

戎弋阳气得脸色铁青,道:“胡搅蛮缠,我们已经交易完毕,分明是你们见财起意,所以……”

“好了。”铁城低吼一声,凌厉的目光在双方的脸上闪过。

随后,他环目一圈,目光落到了那位摊主的身上。

这位摊主因为是事主之一,所以紧守在他的摊位之前,而其余人早就是避让的远远的,留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十分引入注目。

见到铁城的目光,他的身体一个哆嗦,就想要躲避。

然而,一只大手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知何时,铁城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你就是卖家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说说看。”

那摊主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目光闪烁的看了眼在场的几个人,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

铁城的眉头大皱,道:“本座铁城,戒律堂执事,无论适才发生了什么事,你都照实说出来,我保你无事。”

那摊主的喉头耸动了几下,道:“您,您老……是戒律堂的?”

“不错。”铁城缓声道。

摊主瞅了眼双方,心中暗道,这个叫做戎弋铁的也是戒律堂门下,看样子与铁城熟识。而且,他还给了自己一个灵币。至于另外两个家伙,只给自己五两银子。

心中一横,那摊主道:“大人,事情是这样的,小子在这里摆摊出售物品。这几位大人同时看中意了一件东西,所以开始出价。”他越说越快,指着戎弋阳道:“这位大人出价五两银子,但是……”他手腕一转,指着戎弋铁道:“这位大人出价一个灵币。”

“哇,一个灵币。”

“什么东西,竟然值得一个灵币。”

集市上的其他人顿时一片哗然,一个灵币,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铁城的眉头一皱,道:“肃静。”

他的话如同白日里的春雷陡然炸响,在众人的耳边回荡,让人耳鼓隐隐作痛。

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再也没有人敢随便说话。

那摊主被他一吓,双脚一软,竟然是瘫坐在地。

反而是戎弋阳虽然身体颤抖了一下,但还是牢牢站稳,他怒喝道:“你胡说。”

铁城眼眸中精芒一闪,道:“他是否胡说,本座自有判断,你现在……给我闭嘴。”

戎弋阳满脸的不忿,但却没有胆子开口分辨了。戎凯旋豁然抬头,心中充满了怒意。

铁城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轻哼一声,道:“你继续说。”

那摊主点头如捣蒜,道:“是,是,他将五两银子硬塞到手里,然后就拿走了东西。再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

戎弋阳气极而笑,缓缓的道:“一派胡言。”

铁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目光一扫周围,道:“这就是事情经过么,你们谁有异议。”

周围众人都是垂下了目光,不敢与铁城直视。

虽然有些人知道事情原由,但是一想到戎弋铁的名声,以及他那位争气的大儿子,顿时就将心中的正义感压了下去。

为了一些不相干之人,去得罪这样的两个地头蛇,实在是智者不为。

铁城回过头,目光冷冽,道:“你们两个有什么话要说。”

戎弋阳深吸了一口气,道:“铁城执事,在下以戎家直系子弟的名誉立誓,在戎弋铁父子来此之前,我们已经与这位摊主完成了交易,并且用五两银子将东西买下。但是,戎弋铁父子一到,就持强想要夺取此物。”他愤怒的看着那摊主,道:“此人得了戎弋铁一枚灵币,所以利欲熏心,竟然为他们说话。哼,你如此颠倒黑白,良心何在。”

那摊主的脸色一红,硬着头皮道:“你才颠倒黑白呢。”

只是,这句话说出来,就连他自己也感到有些心虚。

铁城目光一闪,眉头再度皱了起来。

他的神目如炬,凭借多年的经验,再联想到戎弋铁父子那不堪的名声,他已经将事情经过猜透了。

只是,如今他也面对着一个问题。

戎弋铁一家在整个家族中可谓是势力庞大,而戎弋阳父子分明就是毫无势力可言。想要他完全秉公执法,也有些不太可能。

虽然适才有着一个灵体斗士,但铁城却以为此物乃是戎弋阳父子使用符箓召唤来的。

若是让他知道,戎凯旋是一位聚灵士的话,那他心中就绝对不会如此犹豫了。

集市上肃静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铁城,似乎是想要看他如何处理。

半响之后,铁城朗声道:“戎弋铁、戎弋阳,你们都是戎家直系子弟。按照家族律法,戎家子弟要和睦相处,不得相互辱骂、欺凌和压迫。”

戎弋铁和戎弋阳都是垂首应是,这确实是祖宗之法,虽然早已没有几个人会遵循了,但却没有人敢当面反驳。

“哼,你们为了一件东西,竟然在集市中大打出手,让我们戎家脸面丢尽。”铁城面色阴沉,道:“本座不管你们想要抢夺的是什么,也不管你们为何冲突。但是既然给家族丢脸,那就必须受罚。”他的目光一闪,冷然道:“尔等可心服。”

戎弋铁和戎弋阳虽然心中恨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但是在面对赫赫有名的铁城执事之时,却还是不得不低头道:“我等心服。”

戒律堂权柄极大,铁城更是排名前列的执事之一,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他对抗,那就是挑战戎家戒律堂的威严。到时候,无论对错,都是有败而无胜。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铁城即将和稀泥成功之时,一道晴朗的,充满了朝气的声音陡然响起。

“我,不服……”

众人一怔,铁城更是面色一沉,朝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

戎凯旋大踏步上前,他站在了父亲的面前,那并不魁梧的身影在此刻却显得如此高大。

“他们,强取豪夺,蛮不讲理。这,是戎家之耻,是戎家败类。你若是不做严惩,姑息养奸。那么……你,也是戎家罪人。”

他的声音在朗朗乾坤之下远远的传扬开来,回荡在众人的耳中,回荡在他们的心中。

铁城愣了一下,片刻后,他张开了嘴。

然而,就在他即将说话之时,又是一道晴朗但却有些娇媚的声音响起。

“没错,我,也不服……”

a

a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