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轩老出面

手机版

  铁城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
  虽然他心知肚明,这一次的事情十有八九都是戎弋铁父子的过错。但是,同僚之情和这一对父子身后的势力却是他不得不顾忌的东西。wWW.22ff.com
  原本打算和一个稀泥,将此事搅合过去。
  但是,如今接二连三的有人挑衅他的尊严,就让他难以平静了。
  怒哼一声,铁城冷然道:“你又是谁?”
  从那声音响起的方向传来了一片喧哗声,人群自动分开,没有人愿意承受铁城的怒火,更没有人愿意当什么冤大头。
  一位白衫女子傲然立于大道正中,她的头上戴着一顶夸张的大檐帽,将容颜遮掩了起来。
  旁观众人都在心中暗自捏了一把冷汗,虽然没有人看见此女面容,但仅仅是听刚才的声音,就知道她的年龄绝对不会很大。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一对男女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当面指斥,让戒律堂执事下不了台。
  他们的心中隐隐的有些惋惜,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哪怕是为了自己和戒律堂的颜面,铁城也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
  然而,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
  铁城在见到这位白衣蒙面的女子之后,他的脸色立即变得极为精彩。
  尴尬的一笑,铁城非但没有丝毫动手的打算,反而是拱手行礼,道:“王姑娘,您怎么有闲心来此啊。”
  那女子缓步上前,她的目光灼灼有神,看得铁城心中发虚。
  片刻之后,她朗声道:“铁城执事,这一次的纷争我看得清清楚楚。”她停顿了一下,道:“这位戎凯旋公子在集市上发现了一部符书,于是出了五两银子买下。而交易完毕后,戎弋铁父子却是恰逢其会到来。他们……”她的美目一闪,道:“他们认出了符书,于是想要巧取豪夺。呵呵,但可惜的是,他们遇到了一位聚灵士,所以最终偷鸡不成反赊米。”
  “什么?聚灵士……”铁城的脸色大变,他惊呼了起来。
  那女子认真的看了一下头,道:“不错,这位戎凯旋,正是召唤出那灵体斗士的聚灵士。”
  此言一出,铁城的脸色就变得极为古怪了。
  他转头,讶然问道:“戎凯旋,你……真是聚灵士?”
  戎凯旋缓缓的道:“在下今日进入灵堂检测,并且已经获得灵堂弟子的资格了。”
  铁城的目光连闪,回头狠狠的瞪了戎弋铁一眼,心中暗道,这家伙没安好心,竟然未曾将这个重要的消息告诉自己。如果早知道戎凯旋是一名聚灵士的话,他哪里还会偏袒对方。
  戎弋铁心虚的低下了头,他暗自叫苦,知道自己今日难以讨好了。
  其实,他也知道一位聚灵士对于家族的意义,可是在他发现之时,已经重创了戎弋阳,这是骑虎难下,不得已而为之。
  深吸了一口气,铁城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道:“小兄弟,适才那个灵体就是你召唤出来的了。”
  “是。”戎凯旋老老实实的道。
  “哈哈,本座尚且以为这是使用灵符召唤而来的呢。”铁城顿了顿,道:“本座也是怕它出手伤人性命,这才将其击毁,小兄弟莫要见怪。”
  戎凯旋一怔,他看着前倨后恭的铁城,还真有些不太适应。脸皮子微微的抽搐了一下,勉强道:“执事客气了,就算您不将它击毁,它也无法存在太长的时间。”
  其实,戎凯旋使用神秘力量召唤出来的灵体斗士远比普通的灵体斗士耐打,存在的时间也要长得多,但此事就连他本人都不知道。
  铁城哈哈一笑,这才放下心来。
  他看了眼垂头丧气,默不作声的戎弋铁,道:“小兄弟,这一次错在对方,你们是自卫出手,没有任何责任。不过……”他犹豫了一下,道:“他们父子虽然做错了,但毕竟还是本家子弟,不宜严惩啊。”
  戎弋阳在儿子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连连点头,道:“执事说的是,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这样算了吧。”
  他在偏僻庄园数十年,身上的棱角早就磨砺的圆滑无比。先前的血气上头,那是因为看见儿子被打,所以冲昏了头脑。此时一旦冷静下来,自然就做出了息事宁人的选择。
  然而,戎凯旋却是挺直了身体,他双唇紧抿,一言不发。
  铁城眉头略皱,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对于戎弋阳的话置之不理,而是沉声道:“以小兄弟之见呢。”
  在他的眼中,戎凯旋是一个值得他认真对待的人物。而戎弋阳虽然是这小家伙的父亲,但却是可有可无,直接忽略。
  戎凯旋昂首,他的声音铿锵有力:“执事大人,他们父子如此猖獗霸道,分明不是第一次了。如果次次容忍,岂不是助长他们的凶焰,让他们愈发的肆无忌惮。”他的双目炯炯有神,向着那戴着大檐帽,遮住了容颜的少女深深一躬,道:“这一次有王姑娘出面主持公道,但下一次呢,再下一次呢?”
  面对着他凌厉的眼神以及咄咄逼人的态度,铁城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为难之色。
  他心中暗叹,这个小家伙还是太嫩了一点。
  人家能够如此猖獗霸道,自然是有着道理的。
  你莫非以为所有人都能够随心所欲的做出这种事情么?如果没有强硬到让所有人都心生忌惮的后台,家族戒律堂早就将这些毒瘤拔除了。
  “啪啪啪……”
  王姑娘轻轻的拍着玉手,发出了悦耳清脆的掌声。她附和道:“说得好,如果任由这些人继续欺压良善,那么整个戎家的声誉都会被彻底败坏。所以,他们必须受到严惩。”
  铁城心中愈发的为难了。
  戎弋铁父子只不过是后期和中期的武士而已,但是他们背后的实力之强大,纵然是他,也不愿意招惹啊。
  可是,眼前的戎凯旋就不用说了,他可是家族中唯一的聚灵士,日后前途无量,同样得罪不得。而王姑娘的身份更是特殊,就算是戎弋铁父子身后的势力遇到她,怕是也要退避三舍吧。
  轻叹一声,铁城无奈的点头,道:“小兄弟,王姑娘,你们说的是,如果不加严惩,戎家声望必将受到影响。”
  他转头,目光转冷,道:“弋铁兄,你对于王姑娘的指认还有什么说的。”
  戎弋铁瞅了眼王姑娘,但是在他的目光中竟然没有什么怨恨之色,反而是有着深深的畏惧和忌惮。
  此时,他苦笑一声,道:“铁城兄,确实是老夫父子二人利欲熏心,做出了有伤大雅之事。”他向戎弋阳父子深深一躬,道:“老夫在此赔罪了。”
  铁城缓缓点头,其实他们都知道。在王姑娘出来作证的那一刻,戎弋铁父子就无法翻盘了。
  这,就是特权。
  如果这个证人是一位普通人,只怕没有人会对他的证词正眼相看。但是,当证人换作一位身份特殊的高层人物之时,那么它本身就代表着一种无法违逆的意志。
  戎凯旋冷哼一声,撇过头去。而戎弋阳却是勉强扯出了一丝微笑,只是这笑容怎么看也算不上高兴。
  “铁城啊,既然事情已经明朗,你就快点处理了吧。”
  豁然,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众人纷纷散开,竟然有人敢以这种口吻与戒律堂执事说话,真是让人惊讶。
  下一刻,一位其貌不扬的老人就出现在人群中。
  在见到这位老人之后,无论是铁城,还是戎弋铁,仰或是戎凯旋都流露出了惊讶之色。
  不过,相比于戎凯旋的欢喜,铁城的震惊,戎弋铁的脸色却是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
  铁城肃然躬身一礼,道:“是,铁城遵命。”
  众人顿时大哗,这位是什么人,竟然让戒律堂执事如此的俯首听命。
  隐约间,一些人已经猜出了此老的身份。在戎家,除了手握大权的族老之外,还有什么人能够让铁城这等人物如此尊敬的呢。
  转身,铁城厉声道:“戎弋铁,本座今日剥夺你戒律堂弟子的身份,十年之内,不得重新入堂。”
  戎弋铁脸色惨白,但却是气焰全消,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的反驳。
  他低下了头,道:“是。”
  “你强取豪夺,与同宗弟子为敌,此乃宗族大忌。”铁城沉吟了一下,道:“就判你二人在调养好伤势之后,入水牢一月闭关思过。”
  “哗……”
  四下众人纷纷议论,这份惩罚可算是不轻的了。水牢那种恶劣的环境,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待上一个月的。
  戎弋铁依旧不敢反驳,低声下气的应了一声。
  铁城一挥手,道:“养好伤势之后,自行去水牢报道。”
  戎弋铁抱起了昏迷不醒的儿子,强撑着受伤的身体,向着那位老人行了一礼,这才灰溜溜的离去。
  虽然他得到重罚的原因是这位老人的一句话引起的,但他却依旧不敢对老人有丝毫的失礼。
  戎杰轩大笑一声,伸手一挥,一个小玉瓶顿时落到了戎凯旋的手中。
  “里面有疗伤圣药,你服下之后就能痊愈。”
  戎凯旋大喜,连忙道谢。
  戎杰轩轻捋长须,道:“这一次你们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老夫甚是愧疚。”他停顿了一下,道:“所以,老夫决定满足你一个愿望,你可以提出来了。”
  戎凯旋心中一动,问道:“任何愿望都可以?”
  “只要是老夫力所能及。”戎杰轩笑呵呵的道。
  “好,弟子希望观阅封印术的符书。”戎凯旋喜不自胜的说道。
  a
  a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