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一家人

手机版

“哎呦,阳少爷,您这样说,岂不是让老朽无地自容了。”那老者向着戎凯旋深深一躬,自我介绍道:“凯旋小少爷,我是戎才,自小就服侍您爷爷,跟在你们家也有几十年了。”他脸上笑容满面,道:“小少爷就叫我一声阿才吧。”

戎凯旋的目光一转,立即道:“才爷爷。”www@22ff@com

“哎呀,老朽说过了,不敢当啊。”戎才连连摇手,道。

戎弋阳微微一笑,道:“才叔,我们哥几个哪一个不是你从小看到大的,凯旋虽然没有见过您,但叫您一声爷爷,绝对当得。”

戎才轻叹一声,道:“阳少爷,多谢你这样看得起老朽。”

戎凯旋眨了一下双眼,道:“才爷爷,是……爷爷让您过来的么?”

戎才连忙点头,道:“是啊,你爷爷想少爷了,而且也想你这个从未谋面的孙子,所以让老朽来请你们回去,和家里人见一面。”

“哼。”戎弋阳冷哼了一声,道:“他想要见凯旋是真的,但想要见我,那绝对是假的。”

戎凯旋侧着脑袋,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但是却聪明的不开口。

对于家里人的是非曲直他并不了解,但这些人都是他的长辈,容不得他批判啊。

戎才的眉头略皱,道:“阳少爷,我承认老爷确实有做错的地方,但你可曾记得当初的自己么?”

戎弋阳一怔,道:“我当初怎么了?”

“您在十五岁之时未曾凝炼真气,所以就自暴自弃,连拳术的修炼也放弃了。老爷恨其不争,所以将你送到庄园,并且立下铁律,在你凝聚真气之前,不许踏进本家一步。”戎才神情肃然,道:“老爷的本意是想要你闭门思过,只要你在庄园里成功的凝聚出真气,老爷会亲自接你进家门的。但是……”他的双目陡然间一扬,就连声音都提高了八度,道:“这几十年过去了,阳少爷,您的真气呢?”

戎弋阳的脸色变幻莫测,一阵青一阵红。

戎凯旋的目光在他们两位的身上打着转儿,更是噤若寒蝉。

其实,最初在他的心中对这个从未谋面的爷爷并没有什么好印象。

在他们一家落魄庄园之时,从来就没有受过这个爷爷的半点儿照顾。可是如今,他在家族中声名鹊起,这个爷爷就突然跳了出来。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势利的小人。

可是,听着戎才的指责,似乎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啊。

戎才面沉如水,道:“阳少爷,老爷是个倔脾气,你也是个倔脾气。他将你一扔数十年固然不对,但是你一直不肯修炼真气,岂不也是在伤他的心。”他停顿了一下,道:“老爷在修炼资源上可从未亏待你半点,是你自己不争气,怪得了谁。”

他最后那句话,简直就是声色俱厉。

戎凯旋的眼眉一扬,竟然敢这样说自己的父亲,真是……

偷眼看着父亲抿着嘴巴,虽然是一副死鸭子嘴硬的模样,但眼神闪烁,却不敢与戎才对视。

戎凯旋心中的那点儿怒气顿时散了。

算了,这是长辈们的恩怨,自己掺和不起啊。

而且,在他的内心深处也不得不承认,戎才爷爷所言有理。

真气虽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拥有的,但是如果一个人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不断的修炼拳术。那么持之以恒,总有能够凝聚真气的一天。

十五岁之前不能凝聚真气,并不代表一辈子都不可以。

如果父亲真的有心,那么这数十年下来,他的天资就算是再差,也能够凝聚出一丝真气了。

毕竟,戎家绝学不同凡响,他好歹都是直系子弟,修炼的拳术堪称顶尖,单单凝聚出真气,绝非什么难如登天之事。

戎才叹了一口气,道:“阳少爷,老爷和你都是重面子的人。你们相处,就像是针尖对麦芒,总要伤到自己才高兴。”

戎凯旋垂下了头,翻了个白眼。

他心中暗道,才爷爷在家中的地位果然不是普通的奴仆啊,连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

而更加难得的是,父亲在他的面前竟然是乖乖受教,连一句话也没有反驳。

戎才转头,看着戎凯旋,目光中满是欣赏和溺爱:“阳少爷,如今小少爷成才,轰动家族,这是你们父子和好的最好机会啊。”他停顿了一下,道:“那么多年了,你心中的气也该消了。就算是尚未消气,难道你就不为小少爷考虑一下么。”

戎弋阳微怔,道:“才叔,您说什么?”

戎才轻轻的道:“家里,始终都是你的靠山啊。哎,这一次与戎弋铁的事情我听说了,如果你一直留在家中,或者是及时报出老爷的名号,他还会如此肆无忌惮么。”

戎弋阳顿时沉默了下去。

“才爷爷。”戎凯旋却是踏前一步,朗声道:“我不怕他们。”

戎才呵呵笑道:“小少爷豪气干云,当然不怕他们了。但是,这种冲突能够少一点就少一点,您说是么。”

戎弋阳抿着嘴,似乎是犹豫不决。

戎才轻叹一声,道:“阳少爷,我也听说过一些你的事情。你能够向外人低头求饶,难道就不能在老爷的面前服输一次么?”

戎弋阳的身体猛然一颤,脸色变得铁青。

这数十年来,他也算是尝尽了人情冷暖。哪怕是带着戎凯旋进入试金堂,面对戎杰明之时,亦是低声下气。

而且,在与戎弋铁父子交手之后,他第一个念头亦是息事宁人。

几十年的打磨,已经让他锐气尽失了。

但是,在面对自己的家人之时,他却始终拉不下这个脸来。

这种心态并非他一人独有,而是普遍存在。

很多人无论在外面混的多惨,但是在家里人的面前总是打肿脸充胖子,对待亲人的态度和外人迥然不同。

这,其实是一种怯弱的表现。

许久之后,戎弋阳长叹一声,道:“才叔,您说得对,我们现在就和您……去见他。”

戎才哈哈大笑,显得极为高兴。

三人起身,向戎杰明道别。

自从戎才进入府中之后,戎杰明就知道留不住这两位了。他亲自将众人送出大门,并且赠送了一份厚礼。同时,他还约定了再会日期。

对于戎凯旋这个注定要名扬家族的聚灵士,他可谓是费尽心机的去讨好了。

戎氏本家几乎就是一座城镇,他们行走了半个时辰才来到了目的地。

戎才站在一座府邸之前,压低了声音,道:“凯旋小少爷,您爷爷叫戎杰林。您还有两个伯父,以及三位堂兄、一位堂姐和一位堂妹。”

戎凯旋重重的点了一下头,眼眸中闪动着兴奋之色。

这些人与普通的戎家人不同,他们可是真正的亲戚。尚未年满十五的戎凯旋对于即将的见面有着很大的期待。

戎才轻轻的拍打了几下大门,那铁门顿时大开。

戎弋阳站在大门之前,他的神情似喜似悲,极为复杂。

“哎,阳少爷,进去了。”戎才在他的背后轻轻一推,戎弋阳猝不及防,趔趄的进入其中。

戎凯旋惊讶的看了眼戎才,原来这位老人也是深藏不露,他的实力比那个戎弋铁可是强得太多了。

“三叔……”大门内,一位白衣青年快步上前,向着戎弋阳深深一躬,道:“您终于肯进家门了。”

戎弋阳的脸色颇为古怪,他瞅了眼戎才,似乎是想要埋怨,但又不敢说出口。待得那白衣青年一声招呼,心中的那份纠结终于解开。

“哎,凯华,多年不见,你的武道修为远远的超过我了。”戎弋阳感慨的道。

戎凯华微微一笑,道:“三叔过奖。”他向着身后一招手,道:“各位弟妹,还不见过三叔。”

“是,见过三叔。”

在戎凯华的身后,还有着两男两女。其中一男一女年龄稍大,他们神采内敛,分明是真气修练有成。而另两位的年纪则是与戎凯旋相若,他们此时正偷眼盯着戎凯旋,眼眸中充满了好奇。

“免了,免了。”戎弋阳连连摆手,脸上终于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三弟,回来就好。”

又是两位中年人并肩从内屋中走了出来,这两人的面貌与戎弋阳有着几许相似,只是一个偏瘦,而另一个则是有些发福。

“大哥,二哥。”戎弋阳上前一步,深施一礼。

当先而行的那中年汉子大笑一声,将他扶起,在他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随后,目光落到了戎凯旋的身上,笑道:“这就是凯旋侄儿吧。”

“正是。”戎弋阳道:“凯旋,这是你大伯戎弋河和二伯戎弋鹰,你快点上前拜见。”

“是。”戎凯旋应了一声,恭敬的上前见礼。

一番唏嘘和介绍之后,戎凯旋也知道了这些人的名字。而且,他从众人的对话之中,也知道了父亲与爷爷决裂的真正缘由。

戎弋阳在家中排行老三,因为是最小的一个儿子,所以年幼之时甚得宠爱,失了管教。

虽然戎杰林也曾教他修炼拳术,但戎弋阳总是千方百计的偷懒。直至十五岁之时,他尚未凝聚真气。又气又怒的戎杰林悔之莫及,一怒之下将他送到偏僻庄园,并且立下规矩,在没有修炼出真气之前,不许他踏足家门。

而戎弋阳也是一个倔脾气,反而放弃拳术,不再修炼。

于是,这一对父子就这样僵持了下去,直至今日。

家中第三代共有六人,老大戎弋河有着二男一女三个孩子。

长子戎凯华,三女戎凯梅,四子戎凯易。

二伯戎弋鹰育有一子一女,二子荣凯利,末女戎凯珑。

至于戎凯旋,则是在这个家族中排行第五。

众兄弟见礼完毕,年仅十二的戎凯珑好奇的问道:“五哥,你真是一位聚灵士么?”

顿时,所有人的交谈叙旧都停了下来,众人的目光立即注视在戎凯旋的身上。

ps:明天周日,白鹤第一个推荐就要上了。下周,对白鹤是一个关键周。这本书发文之后,白鹤没有问任何作者讨要推荐,也没有在书友群中吆喝,但是希望收藏的,并且看到的书友们,能够给一份支持,谢谢。

a

a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