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先发制人

手机版
  
  杨守文性情温和?
  郑叔则感觉有点发懵!
  他没有见过杨守文,但是从林县尉的描述中,却能够想象出杨守文的形象。一个性情温和的人,绝不可能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那些倭人固然有些嚣张,但是在郑叔则看来,却罪不至死。而杨守文,却把那些人杀得干净,又怎算是性情温和?
  不过,他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和李裹儿唱反调。
  公主既然说杨守文性情温和,那杨守文的性情,一定是温和的!
  郑叔则是来走门路,是为了日后的前程谋划,可不是想来找死,和李裹儿打擂台。
  他立刻道:“道长所言极是。
  杨君风采过人,其人温文尔雅,谈吐不凡。
  下官早就听说过杨君大名,而且与杨君还有些关系。下官是荥阳郑家子弟,论辈分,算是杨君的舅父。下官之所以能坐上偃师县令的位子,也多亏了杨公的提携。
  道长有所不知,那些倭人实在是……
  一群化外蛮夷,不过是得了陛下几句夸赞,鸿胪寺就小题大做,严令下官予以关照。
  道长,而今偃师大旱,百姓正需要水源灌溉庄稼。
  可那些倭人却霸占了水源,甚至还对陛下子民大打出手。他们那田庄里,本有水源,却说给牲口用都不够,非要用孝义里百姓的水源。这眼见着庄稼就要喝死,他们却不管不顾。杨君也是见此,才去和他们商量,却不成想那些倭人竟险些射杀了杨君的爱鹰……他们出言不逊,对杨君三番五次的辱骂,才使得杨君愤而动手。”
  “那些倭人,敢伤大玉?”
  李裹儿闻听,勃然大怒。
  她对大玉,也是极为喜爱,丝毫不逊色于杨守文。
  再听到那些倭人辱骂杨守文,她更加恼怒,俏脸上笼罩寒霜,转身道:“来人,与我备车,我要去见皇祖母。”
  李裹儿何等骄横的性子,也就是在杨守文面前老实一点。
  而今,听说杨守文受了欺负,她是绝不能忍。
  “道长,现在城门已经关闭,怕是进不得城啊。”
  “哼,我有皇祖母御赐金牌,无论何时都可自由出入洛阳。
  小铃铛,你莫要再啰嗦,否则我让小馒头陪我,你一个人留在桃花峪里看家,明白?”
  李裹儿前次翘家,从剑南道返回之后,自然少不得一顿斥责。
  不过,却不要小觑了她。
  她能说会道,又知道如何撒娇,还会哄武则天开心。加上从剑南道历练一圈回来后,整个人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增添了一种英气,令武则天发自内心的喜爱。
  也不知她是怎么哄的武则天,反正到最后,武则天虽然下旨让她继续在翠云峰修行,但又给了李裹儿一枚金牌,可以不分时候,自由出入洛阳,乃至各个宫城。
  小铃铛哼了一声,忙扭头跑去备马。
  “你叫郑叔则,是吗?”
  “下官正是。”
  “郑县令,多谢你来通风报信,贫道会牢记在心。
  不过呢,现在有一件事要麻烦你……请你立刻返回偃师,照顾好杨公子,千万别让他受了委屈,可以吗?”
  “道长吩咐,下官焉敢不从?”
  郑叔则心中狂喜,忙躬身行礼。
  他不辞辛苦,奔波百里而来,所为的不就是这样一句话吗?
  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心满意足。同时郑叔则也是一个非常知晓轻重的人,他不敢再耽搁,便转身准备离开。
  “你那匹马,奔跑百里,怕是派不上用场。
  来人,把继魏王前几日送来的马挑选一匹赠与郑县尊,莫要让他白白的奔波一遭。”
  继魏王武延基,历史上在去年末就被武则天杖毙。
  不过如今,由于杨守文安南大捷的消息及时传来,再加上李裹儿在杨守文的劝说下,对自家兄弟姐妹的情义,远比历史上看的更重,出面苦苦哀求,总算是救下武延基和李重润两人。
  经此一难,武延基仿佛如梦方醒,不再整日里和那些狐朋狗友混在一处。
  武则天罢黜了他继魏王的王位,更被贬为庶民。
  可是别以为他就是庶民,再不济他还是驸马,再不济,皇太孙李重润也要关照他。而武延基也变得非常低调,整日里都呆在青园里,把青园经营的越发兴旺起来。
  那青园,而今已成为洛阳最为热闹的去处。
  王贵贵族,世家子弟,都是那青园常客。青园本就是由一群权贵子弟操办起来,门槛极高。那些外来人想要在洛阳城里站稳,出人头地,青园就成了最佳的选择。
  于是乎这青园的地位,就变得格外超脱。
  他们不掺和政事,却能够牵线搭桥;他们从不关注时局,但是所有的消息,大都是由这里传出。这里是文雅骚客的最爱,也是投机钻营者的天堂;更是洛阳最为昂贵的销金窟。
  武延基就凭借着对青园的掌控,成为洛阳城中无人敢小觑的存在。
  许多人来洛阳办事,都走的武延基的门路,这礼物自然不会少了……武延基也知道,这次活命,多亏了李裹儿的求情,更感谢杨守文及时的大捷。所以,他隔三差五就会派人过来,也算是表达了他对李裹儿的感谢。再说了,李仙蕙和李裹儿的关系,可极为亲密。前些日子西域送来了一批宝马,武延基就挑选了几匹送来。
  而李裹儿呢,虽然武延基已是庶民,可仍旧会习惯性的称呼他为继魏王。
  郑叔则喜出望外,再次向李裹儿道谢。
  自有随从带他去青牛观选马,而郑叔则一走,李裹儿就变了脸色,从门廊上噌的跳下来,把手指放进口中,一声口哨,就见四只獒犬立刻来到她身后,离开桃花峪。
  
  夜色,深沉。
  一队车马来到洛阳城下,守城的军卒很快就打开了城门。
  他们沿着御街疾驰,进入皇宫之后,转道直奔上阳宫。
  李裹儿没有莽撞行事,她先打听到了武则天在观风殿批阅奏章,并未休息,才一路狂奔。
  遣唐使的事情,她当然知道。
  说实话,李裹儿也见过那遣唐使,好像叫什么真人,确是一表人才,文质彬彬的颇为儒雅。
  不过,她却颇不喜欢。
  但武则天非常喜欢!
  事实上,大凡老太太,都会对小鲜肉比较欣赏。
  更不要说那粟田真人确有几分才学……武则天能宠爱张易之兄弟,对这个来自异邦的粟田真人,自然也非常好奇。赐进徳冠,加紫袍,麟德殿内赐宴,可谓极尽恩宠。
  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使得那鸿胪寺对遣唐使极为重视。
  “皇祖母,皇祖母!”
  李裹儿一进提象门,才靠近观风殿,就大声呼喊起来。
  空荡的观风殿外,冷冷清清。
  但她知道,在她走进观风殿之后,就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她……
  内侍张大年匆匆走出大殿,迎上前来。
  “道长,恁晚前来何事?”
  “我要见皇祖母。”
  说着,李裹儿便高举金牌。
  张大年见状,不禁苦笑。
  也不知道当初武则天是怎么想的,赐了一枚金牌给李裹儿,使得她出入宫禁,旁若无人。
  “圣人正在批阅奏章,道长要见圣人,还请安静。”
  “我知道,我一定安静。”
  李裹儿跟着张大年走进了观风殿内,那大殿里灯火通明。
  位于大殿正中央的一座雕花香炉里,腾起袅袅青烟,弥漫着一股龙涎香的气味……
  武则天正依在榻上,手捧表奏阅读。
  而在丹陛下,上官婉儿也正在抄录着什么,估计是明日要朝议的事情。
  “皇祖母,不要怪罪兕子哥哥。”
  李裹儿一进门,就不管张大年刚才的叮嘱,大声喊叫起来。
  张大年白眉蹙动,看着李裹儿颇感无奈。
  他了解这位出家修行的公主是什么脾气,无法无天,却又天真烂漫。说她无法无天,她敢一把火烧了自家姐妹的家宅,敢冒着抗旨的罪名,陪杨守文一路跑去剑南道,还历经多次战事,绝对是无法无天的典范;说她天真烂漫,则是她有时候会把事情想得非常简单,甚至很幼稚。但也正是这简单和幼稚,甚得武则天所喜。
  不过这一次……
  张大年也很好奇,杨守文又惹祸了吗?
  上官婉儿的手一抖,险些写错了字,抬起头来。
  她和杨承烈之间的关系,对武则天而言已不是什么秘密。
  这一次,杨承烈去了北庭,本来上官婉儿也想跟着。但武则天身边确实离不开她,就把她强行留下。
  所以,上官婉儿对杨守文的事情,更是格外关心。
  武则天蹙眉,坐直了身体。
  她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李裹儿,诧异道:“裹儿,发生了什么事,青之回来了吗?
  朕到现在还未有他的消息,又怎会怪罪他?
  他,惹了什么祸事?”
  “皇祖母难道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
  “哦,那没事了,裹儿告退。”
  “站住!”
  武则天厉声喝道:“裹儿,休得耍花招,说吧,那杨兕子又惹了什么祸事出来?”
  李裹儿闻听,顿时露出了楚楚可怜的表情。
  “皇祖母,兕子哥哥被人欺负了。”
  “哈!”武则天笑了,一旁上官婉儿和张大年也笑了。
  你家那位是什么脾气,你难道不知道?自他进了洛阳,只有他欺负人的份儿,却未曾听得,他被人欺负。不过,这也让武则天产生了好奇,笑着道:“那你说说看,他怎么被人欺负了?”
  “皇祖母,裹儿先和你说一件事,你不要生气。”
  “朕免你无罪。”
  “皇祖母,有这样一户人家,家境很好,也很富裕。
  又有另外一户人家,不识礼数,粗鄙不堪。粗鄙的人家里,出了一个人才,被家境好的人家看重,对他非常关照。可那个人却把这种关照当作理所当然,在富贵人家作威作福,甚至连富贵人家的家人,也受到了欺负……皇祖母,你说这人可恶不可恶?”
  “当然可恶!”
  武则天脱口而出。
  一旁上官婉儿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偷偷看了武则天一眼。
  “皇祖母,裹儿要说的事情,其实就是这么一桩事。
  倭国……”
  “裹儿,朕已同意倭国表奏,改名日本国,以后不可再称之倭国。”
  “可他们,就是倭人,一群粗鄙之人。”
  “哦?”
  “裹儿对倭人并无意见,也没什么交集。
  皇祖母欣赏那遣唐使什么真人,裹儿也不觉得有错。皇祖母爱惜人才,天下人皆知,并不是什么秘密。可是,裹儿却觉得,皇祖母对他们太好了,以至于这些粗鄙的倭人,竟肆意妄为,欺压皇祖母的子民……鸿胪寺非但不管,还帮着他们。”
  武则天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她扭头向上官婉儿看去,却见上官婉儿摇摇头,示意并无鸿胪寺表奏。
  “裹儿,不要再遮遮掩掩,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直说吧。”
  “皇祖母因为爱惜那什么真人……”
  “裹儿,那个人叫粟田真人。”
  “我管他什么真人,也许他的确是有点才学,皇祖母因而看重。可是皇祖母赐给他在偃师的田庄,却是不该……他的那些随从,仗着鸿胪寺的支持,在偃师作威作福。皇祖母应该知道,今年都畿道大旱,偃师灾情严重。偃师孝义里有一处水源,本来是用来浇灌庄稼,可是却被那些倭人霸占……皇祖母赐予他们的田庄里本来也有水源,可他们却贪婪成性,不肯满足……为此,孝义里百姓与之争辩,却被他们打伤了好多人。偃师县令后来呈报鸿胪寺,却引来了鸿胪寺的斥责……”
  “有这种事?”
  武则天自然不知道这些,不禁有些生气。
  “裹儿,你先说,青之他做了什么?”
  “兕子哥哥从安南返回,途经偃师的时候,正好双方冲突。
  他好心好意去劝说,那些倭人非但不听,反而羞辱兕子哥哥,还要抢兕子哥哥的神鹰。
  兕子哥哥也是为了自保,不得已出手,所以杀了些倭人。
  皇祖母,这件事真怪不得兕子哥哥,是那些倭人蛮不讲理,请皇祖母为我们做主。”
  “青之,杀了倭人?杀了多少?”
  上官婉儿沉声问道。
  遣唐使此次前来,共五百人。
  这其中,除了大使、副使、判官、录事等官员之外,还有翻译、医师、画师、音乐长、工匠、商人和水手。另外,又有留学生和学问僧大约百人,大都会留在洛阳。
  这么多人,也不好全都居住在洛阳城中,所以武则天就赐了一处田庄给那粟田真人,让他安排随行的仆从。可是现在看来,那些仆从……武则天不禁眯起眼睛,陷入沉思。
  李裹儿道:“这个我不清楚,可是兕子哥哥真的是被倭人欺负了。”
  “婉儿!”
  “臣妾在。”
  “你怎么看待此事?”
  “这个,具体情况臣妾未曾见到,所以不好说。
  不过,臣妾也了解青之,他绝非是那种无缘无故惹事的人。如裹儿方才所言,倭人不过化外蛮夷。或许有粟田真人这等人物,却难保证,他的随从也似他一样,通晓礼数。”
  “朕是问,鸿胪寺。”
  “鸿胪寺并没有表奏,所以臣妾也不清楚。”
  上官婉儿心里很清楚,武则天为什么要厚待那些倭人的原因。倭人表奏改倭国为日本国,其实早在之前就有。但当时李治尚主持朝政,加之双方沟通不畅,所以未予理睬。再之后,白江口之战,使得倭国和大唐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也就停止了联系。
  可现在……
  上官婉儿想了想,起身道:“鸿胪寺方面,陛下何不命太子监察?
  臣妾连夜动身,前往偃师,把情况调查清楚。若那些倭人果真蛮横,陛下可再做安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