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一章:怀疑目标(一)

手机版

督察处有自己的暗室,洗印照片那都是小菜一碟,聘请的还是搞显影剂方面的学化学的高材生。

跟随进入采访的记者都是跟官方或者半官方的,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配合调查。

没有洗印的,胶卷自然是带回来了,已经洗印的,则派人蹲点,一旦洗印完毕,胶卷和照片全部带回来。

至于明天见报的照片,全部有督察处提供。

有些报社有些社会活动能力,打电话找人告状,但他们无一都被警告了,谁敢阻拦汉口警备司邻部督察处和警察局联合办案,谁就是“枪击”案的同谋逆党!

这下这些人都消停了,乖乖的接受了巫小云开出来的条件。

当时在场的记者并不是很多,这是一次临时的活动,老蒋本意也不想惊动新闻界,不过这也是个公开的活动,不可能新闻界一点儿都不透露。

因此得到消息的报社都是带官方性质的,外国记者也有消息灵通的,可等他们毕竟慢了一步。

老将等人进入展馆之后,巫小云就宣布临时关闭展馆入口了。

这样进入展馆内,亲眼目睹老将发表演说的记者大部分都是中国方面的记者,外国记者只有三五个,而且都不是很大牌的新闻社。

这样一来,减少了收集胶卷和照片的难度。

记者都是非常敏锐的,他们手中的照相机是非常有用的工具,他们很有可能会利用它留下对侦破案件的影像资料。

尤其是在“枪击”案前后拍摄的照片,是最具备价值的。

先把已经洗印出来的照片进行初步的甄别,找出里面比较可疑的人员,这个工程也不小,但是这已经缩小很大的范围了。

不过,谁也说不准,这里面会不会有能够找到的人。

“这是给大家准备的夜宵,有馄钝,面条还有包子,困了,有茶还有咖啡,都给我睁大眼睛,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挖出来!”

“是!”

“小梅,你看这张照片上这个人……”

“不像,这个有点胖了,胸围起码大三寸,穿不了那件灰色的衬衣。”

“这个像不像,眼神游离不定,这么热的天,手居然揣在兜里……”

“你觉得他这个兜儿能藏一把盒子炮吗?”

“我们门口也有人,虽然不需要搜身,可想要轻易的带一把枪进去,恐怕不容易,尤其是这么热的天。”

“有道理,如果枪和衣服都不是从外面带进去的,那就是事先就藏在里面的了,那就是说,枪手不但熟悉展馆内部环境,而且还在里面有内应。”

“……”

“找你们的人,不该你们问的事情,别瞎分析!”

“组长,这不是皇后歌舞厅的白玉兰吗?”

“白玉兰,你确定?”负责这一组的组长走过来,惊讶的望着自己组员手上的照片,照片镜头有点儿远,边角处一个身穿旗袍的,身材面容姣好的女子,烫了一头卷发,手里提着一只皮包,走到那石柱前,蓦然一回头,露出半张脸来。

“虽然只有半张脸,可我认识她手里这只包,我亲眼看到我们麻队长买的,然后送给白玉兰小姐的。”

“麻队买的,还送给白玉兰?”组长立刻感觉这事儿难做了,“你小子别胡说,我们麻队虽然单身,可白玉兰小姐来往的都是高官富商……”

“我说的是真的,组长,麻队正在追求白玉兰小姐。”

“真有这事儿?”

“组长,您是后知后觉呀,这事儿弄不好巫处都知道了,您都不知道?”

“我这不是前些日子出了外勤嘛,没在家里,哪里知道这些事儿?”组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也没什么吧,麻队长未娶,白玉兰小姐未嫁,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组长,这白玉兰小姐从来不关心政治的,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不是有些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她也是中国人吧,南京大屠杀这样的事情每个中国人都应该关心吧?”

“组长……”

“这事儿你知我知,别往外传了,麻队长受了伤,别给他添堵。”组长呵斥一声,查枪手呢,怎么查起自家队长的桃色绯闻出来了。

“我记得白玉兰小姐也喜欢用茉莉花的香味……”

“别瞎琢磨了,干活儿,今天晚上,找不到线索,谁都别想睡觉。”

巫小云的办公室内,也是灯火通明,丁梦雨,麻五,还有宋云峰都在,现在这四个人是这件案子的核心。

“麻五,你怀疑这个白玉兰?”

“云姐,你不会真以为我天天泡在皇后歌舞厅,真的是被美色所诱.惑吧?”麻五苦笑一声。

“说吧,你怀疑她什么?”巫小云没有任何表情,直接就问道。

“说不上,我是追查美人鱼才注意到这个交际花的。”麻五解释道,“上一次我们发现在平汉铁路管理局内的日·本间谍,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没有动他们,当时云姐怀疑他们跟日军在武汉最神秘的谍报小组美人鱼小组有关,我一直在跟这条线,白玉兰是东北吉林人,父亲白孟辉,母亲贾氏,民国二十一年来的武汉,白玉兰曾经在东吴大学读书,但不知什么原因辍学了,回到武汉,不久就成了小有名气的交际花,出入风月娱乐场所,结交的都是些上层人物,尤其喜欢的结交政阶人物,她认识的人遍布武汉三镇,至于说入幕之宾就不清楚了,传言多大十几位,但根据我的观察,这个白玉兰恐怕是没有那么容易上手,至少她并不缺钱,金钱对她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

“一个女人如果对物质没有多大的兴趣,那么她一定有自己的丰厚的收入,或者,她有别的追求?”

“是的,自从我怀疑白玉兰后,对她的父亲白辉进行了调查,但他们在东北的情况,我们掌握不了,白辉在武汉做的是煤炭运输生意,这几年的发展,在武汉也算是站住了脚跟,算是小有名气,但是去年,白辉突发脑溢血死了,喏大的家产就被白玉兰继承了,她现在跟母亲相依为命,家里的生意聘请了一个叫关恒的人在搭理,这个人并非白家之前的伙计,是白玉兰请来的。”

“这个关恒跟日谍有关?”

“是的,他跟咱们监控的美人鱼组织那条线上的平汉铁路局的那对夫妻有非常亲密的关系。”

“具体说说看?”

“白家的煤炭运输,基本上都是找这个调度员给他安排,每次都会给不少好处,而这个关恒却跟这个调度员的老婆有一腿,我们注意到这个人,才怀疑上白玉兰的,白玉兰在上层认识不少人,这些人随便说一两句话,就可能将机密情报泄露,所以,我开始重点关注这个白玉兰经常驻唱的皇后歌舞厅。”

“她一个不缺钱的女人,怎么还去舞厅驻唱?”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了,她去唱歌并非为了钱,而是为了自己喜欢,或者说是派遣寂寞。”宋云峰嘿嘿一笑,解释道。

“你发现什么了吗?”巫小云问道。

“从目前来看,没有,关恒是她的下属,我想派人进他们公司安装窃.听器,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嘛。”

“他知道你身份吗?”

“应该不知道,但我也不能够肯定,如果白玉兰真的是美人鱼小组核心成员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这个时候,每一个刻意接近她的人都会引起她的警觉,如果她真是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的话,你暴露的可能性很大。”巫小云道。

“那云姐,我们现在怎么办?”

“云峰,你那边什么情况?”

“胡公说,潘晓雨绝无可能,她虽然有他们的背景,但只是一个进步青年学生,没有半点儿经验,原本打算过些日子送去延安抗大学习的,没想到会出这档子事儿。”宋云峰道。

“会不会有人知道她跟那边的关系?”

“没有,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而且她是一个人住,身边的朋友都不在武汉了,怎么会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呢?”

“让她好好想想,这件事关系她的身家性命,可不是玩笑。”巫小云吩咐一声。

“好的。”

天亮了!

时间过的非常快,这黄金二十四小时一下子过去一半儿了,线索还没有,手头的证据也不能直接判断枪手的嫌疑人。

巫小云内心倾向是,潘晓雨是被牵连进来的,做这个局的人,一定首先经过了精心的策划和布局。

这么一记突然爆发,也许是有意为之,亦或者是就是冲着她的督察处来的。

现在武汉谁最恨他巫小云,那些被他整的七零八落本地黑.道,这些平日里仗势欺人,鱼肉百姓的家伙们,被巫小云扫的快要没有立锥之地了,可他们哪里是手里掌握了强大军事力量的督察处的对手?

这些人即便有本事,那也弄不出这样精妙的布局,不是小瞧了这些人,这些没有格局的家伙,是成不了大事的。

还有就是日·本人了,巫小云对间谍和汉奸的态度是如出一辙,下起手来,那是心狠手辣。

日·本在武汉的间谍机构,被她跟军统联手,破获多起据点和联络点,抓获日谍人员上百。

现在日军内部一说要向武汉派间谍渗透,那些被挑中的人,都跟慷慨赴死差不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