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手机版

  第七十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从皇城街走到学堂只有半里远,就这么短短的一截路,铁心源就充分感受到了大宋百姓对读书人的崇敬之情,尤其是像他这种受过皇帝肯定的读书人,更是被无数人吹捧。22ff。com
  张胖子非常的失落,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资格给神童买肉饼,卖肉饼的刘家婆婆一见到铁心源就张着没牙的嘴冲了过来,蹲下身子从头到脚的猥亵了一遍铁心源,然后就赠送了他一摞子肉饼……
  牛三怕亲手把一个比人头还大的塞了至少两斤肉的胡饼放进铁心源的怀里,然后就拎着张嘴傻笑的铁心源站在店门口大声的向所有人宣告,神童就是吃了他家的饼子才变得如此聪慧云云……
  还有卖米糕的彭家,卖香饮子的何家,卖狗肉锤头的贺家,卖果子酿的张家……到了最后卖签菜的红嘟嘟的老母硬是把一大把子烤鹌鹑塞给了已经抱不下任何东西的铁心源……
  小巧儿一大早来学堂本来是想问问铁心源怎么就成了神童的,远远地见铁心源抱着一大堆吃食过来,随手从旁边卖扒犁的人那里借了一个篮子吩咐水珠儿去吧铁心源手里的吃食接过来,家里的弟妹早饭还都没吃呢。
  和张胖子一样,小巧儿也没有机会和铁心源说话,水珠儿一脸崇拜的接过了吃食,却被一个青衣妇人把铁心源给抢走了。
  师娘抱着铁心源当着所有人的面就没头没脸的亲了下来,乖乖,肉蛋之类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说个不停点。
  看得出来,郭先生还在勉力的维持自己身为读书人的尊严,站在院子里踱着步慈祥的看着自己老婆抱着自己的学生啃毫不在意,不过稍微急促的脚步和微微颤抖的双手还是出卖了他。
  不知怎么的就进了院子,先生咳嗽一声示意自己老婆把铁心源从怀里放下来。
  师娘白了先生一眼,很不情愿的将铁心源放下来,笑着对铁心源道:“等先生训完话之后就来后院,师娘煮了羊肉汤。”
  先生先是瞅瞅学堂外面围过来的人,清清嗓子瞅着铁心源道:“陛下御训乃是至理名言,汝今后当一体遵行。
  要知道本经大义才是真正的学问,万万不可沉迷于遣词造句的虚幻学问中,不可使自己变得轻佻,更不可流于市侩。”
  先生要借御训撑面子,铁心源自然要大力配合,拱着手微微弯腰一副洗耳恭听的好学生模样让先生极为满意。
  训过话之后,得意的扫视了一番周围同样因为听到御训而变得恭谨的人群,朝张胖子一干弟子沉声道:“进学堂,开课!”
  张胖子等人悲愤的瞅着被师娘拿走的铁心源,咬着牙进了滴水成冰的学堂,开始新一天的煎熬。
  先生今天很是兴奋,估计会讲很久的时间……
  满面红光,还打着饱嗝的铁心源晃晃悠悠的从学堂里出来,不管是谁被硬灌了两大碗满是羊肉的羊肉汤之后,都会成这副样子的。
  出门不见小巧儿,铁心源就径直去了笸箩巷子。
  小巧儿嘴里咬着一枚钉子,眯着一只眼睛在掉线,后面的小院子里有一小块空地他准备在那里修建一座暖房。
  铁心源家的店铺年前就要开张,如果没有一点绿菜来吸引食客可不成,在东京,一家店铺如果没有吸引人的噱头是干不好的。
  王柔花这一次将汤饼店的把地址选在了单将军庙的边上,环境和西水门很像,只不过西水门那里主要的食客是码头上讨饭吃的单帮,单将军庙这里聚集着数量庞大的骆驼客,以及挑夫。
  王柔花之所以看中这里最大的原因就是这里也有一眼干净的甜水井,甜水井边上还有一颗枝桠茂密的枣树。
  据说这颗枣树就是单雄信死后,他的那杆枣木槊发芽长起来的,也被当地的乡邻奉为神树。
  所以那片地方也叫作枣冢子巷。
  “暖房这种事情你该交给别的大匠干,你先把两幅铠甲弄好才是正经,这一次要不是为了把王渐糊弄过去,我是不会展现我过人的才华的。”
  小巧儿叹息一声道:“神童怎么就长你这模样啊?”
  铁心源凑到跟前狠狠地打了一个带着羊膻味的饱嗝笑道:“你这辈子估计只能看见我这样的神童,将就着看吧。”
  小巧儿把钉子从嘴里取出来在木头上划了印子,拇指中指撑到最大,一扎一扎的比量木头的长度。
  “人家把你你家的店铺一把火给烧了,你打算怎么办?”
  “唉,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啊,像我家这样的良善人家,只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还能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给他们来一个狠的?你要的那种火油,我已经帮你帮你弄来了,你打算怎么蒸?”
  “我也是没办法……小时候我也喜欢放火,总是没事干拿着一个火折子玩耍,后来被我娘一顿竹板子生生的把喜欢玩火的毛病给去掉了,谁知道偏偏有人喜欢烧我家的铺子……”
  “你确定咱们蒸出来的轻油一瞬间就能燃烧?我去看过濮王在东京的宅子了,那里戒备森严,如果我们不能在放火之后的第一时间逃出军兵的包围范围,那就死定了。”
  “那东西不但会在第一时间燃烧,如果放在一个密封的容器里面它还会炸开,砰!炸的很厉害的那种。”
  “到底有多厉害?”
  “咱家的这个院子有百十斤就能夷为平地……”
  小巧儿点点头道:“数量多了些,濮王家在左掖门太常寺的边上,门前就是御街,有黑杈子挡道百姓是不能走的,我们只能走红杈子那边,那样一来我们距离他们家就更远了。
  只可惜投石机太大了,否则那东西我还是会造的。”
  铁心源笑道:“你太小看这种从没有出现过的油了,你不知道它的性能所以才有这样的误解。
  濮王家的荷花池用的是活水,有进水口,也有出水口,听说濮王家比较豪奢,去过他家的人都在赞美他家的荷花池,即便是冬日里,也不结冰也能看见花苞跟荷花,跟神仙地一般。”
  小巧儿撇撇嘴道:“水池子外面如果恰好有一股子温泉包裹整个水池,让荷花在冬日开放并非难事。
  咦?你的意思是找到温泉口子,然后把你蒸好的轻油灌进去?
  了解了,只要你确定你的那种轻油爆炸的时候能够把坚固的地面炸穿我们就这么干。
  先说好时间,什么时候动手?”
  铁心源笑道:“合家欢聚的时候就是一个好日子。”
  “那就等过年吧!对了,濮王家被炸掉没有多大用处啊,最多算是泄了一口气,你家的地一样保不住的,要不连危楼一起炸掉算了。”
  “危楼是不一样的,炸了濮王府没人会想到我们,如果再炸了危楼,人家再蠢也会想到是西水门和他们有利益纠纷的人下的手,所以啊,危楼需要另外一种处理办法。”
  小巧儿停下手里的伙计看着铁心源笑道:“看样子你已经想好办法了,我到时候去看热闹就好。”
  铁心源左右瞅瞅,只看见躲在远处门廊下一边烤火一边做手套的几个小姐姐,小福儿他们正在阁楼上乒乒乓乓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就是不见了借宿在这里的杨怀玉。
  小巧儿从屋子里抱出一个不大的木箱子,拍拍箱子道:“你拍公主马屁的东西已经做好了,除了刀枪不入之外还绝对的够骚包。”
  铁心源刚刚打开箱子,小巧儿就拿了一面铜镜把阳光反射进箱子,箱子里面黄澄澄的光柱顿时腾空而起,宝光四射的让人不敢直视,小巧儿拿开反射阳光的铜镜,铁心源的眼睛这才舒坦一点。
  “怎么样?够耀眼吧?最大的那颗红宝石我镶在头盔上了,剩下的一锭金子我就不给你了,总要收点工钱的。”
  “不错,不错,骗皇帝足够了,巧儿啊,有一句话我总想问你,你干嘛对干坏事这么上劲啊?”
  小巧儿瞅瞅院子的弟弟妹妹,再看看铁心源笑道:“我觉得在这个世上,当一个坏蛋才能活的长治久安,当一个好人活的颠沛流离的实在是没劲。”
  对于小巧儿的话铁心源是深有体会的,不论如何有答案总比没答案浑浑噩噩的当坏蛋强。
  箱子不大,但是很重,铁心源小巧儿很忙,小福儿那群人好像也很忙的样子,铁心源只好让小巧儿把箱子放在一辆四个木头轮子的小车上准备拖回家。
  拖了一阵子小车,铁心源就有些不耐烦了,小巧儿好像给那个小车的轮子没有上油,拖起来吱吱嘎嘎的乱响,不论谁看到一个穿着绿袄的孩童拖着一辆乱响的破车,都会指着哈哈大笑。
  “把箱子和小车扛上,你再骑到我脖子上,把你送回家,你给俺一个炊饼成不?”
  一个憨憨的声音忽然从铁心源的头顶传来。
  铁心源抬头就看见两条柱子一样粗壮的大腿,直到彻底的仰起头才看见一个傻大个弯着腰朝自己傻笑。
  铁心源大喜道:“包子,是你啊,好啊,好啊,驮我回去路过牛三怕家给你拿夹了羊肉的胡饼!大个的!”
  a
  a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