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皇帝

手机版

  PS:把尼安德特人和智人的顺序写反了,已经纠正过来了,多谢兄弟们指出来,非常感谢。第七十三章皇帝
  王渐夹着腿看似悠闲,实则这家伙走的老快了,很早以前铁心源在舞台上也看到过这种走路的法子,迈着小碎步,脚面再被袍子遮住,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在舞台上漂。wWW.22ff.com
  王渐走的比那些女演员好看的太多了,最重要的是他走的不但平稳而且还奇快无比。
  用篮子提着铁心源的侍卫步子迈得很大,步伐频率很快才能追上。
  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子,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殿宇楼阁,一路上除了侍卫之外,鬼影子都看不见,这让铁心源想要近距离观察一下赵祯后宫美人质量的想法完全落空了。
  皇帝要见他这丝毫不出铁心源的预料范围之外,只是万万没想到皇帝会在自己形象最糟糕的时候突然产生了要见自己的想法。
  “王叔,我这样去见陛下不好吧?”
  很显然,王渐对铁心源这个王叔的称谓非常的满意,甩一下拂尘笑道:“没什么不合适的,你以为你长得粉嫩可爱就会让陛下高看你一眼?满脸淤青,脑门上有包的你陛下看了才会有点印象。
  知道吗小子,这就叫做简在帝心!”
  “王叔,这会您悠着点,自从被您把小子捧成神童之后,小子的皮肉就没有安生过,刚才您把我娘吓得不轻。”
  “哼哼哼……”王渐特有的阴险发声方式让铁心源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娘?你娘堪称奇女子,这么一点小事情根本就不会被她放在眼中,陛下无论如何都不会为难你这么一个幼童的。
  你瞧,你家的狐狸不是也跟着跑来了吗?那就是你娘给你找的援兵。你娘这个女人可不寻常啊。”
  铁心源一回头就看见狐狸扑进篮子里来了,四只爪子踩在铁心源的肚皮上,跟狗一样的吐着舌头喘气,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摸摸狐狸的大耳朵,耳朵上湿漉漉的,这里才是它排汗的地方。
  狐狸的汗味一点都不好闻,骚骚的,所以铁心源帮着狐狸擦了耳朵背后的汗水之后就把手帕丢掉了。
  “小子,那件铠甲是怎么造出来的?陛下试过了,百步外可以抵挡强弩射击,效果快比得上步人甲了,却比步人甲轻了一半重量,不过你不用把其中的关键讲给我听,我只是随便问问。”
  铁心源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的是材料和结构,我有一个朋友他们家世代都是造甲胄的,他又聪明,制造出合适的铠甲不算难事。”
  “神臂弓也是出自他之手?”
  “什么神臂弓?小子听不明白。”铁心源想起上回皇帝莫名其妙赏赐狐狸的事情,知道皇帝不希望别人知晓神臂弓的存在。
  王渐停下脚步,看着铁心源拿拂尘杆子点点铁心源的脑袋笑道:“对啊,这才有点神童的样子,会作两首诗其实算不得什么的。”
  穿过一道非常深远的廊道之后,铁心源就见到了皇帝。
  皇帝今天的样子很是暴虐,手里提着一柄金瓜锤,正一锤锤的敲打在一个穿着那件黄金链子甲的侍卫胸口上,发出“蓬蓬”的闷响,那个侍卫眼看就要吐血了,却强撑着对皇帝道:“末将还能承受,请陛下发力。”
  赵祯见铁心源被侍卫提在篮子里送了过来,就收起金瓜锤,见狐狸亲热的跑了过来,轻轻地一脚把狐狸拨开笑道:“骚臭,骚臭的,没洗澡就敢往朕的身边凑,滚……”
  铁心源头一次见皇帝,发现此人似乎很是亲民,心头仅有的一点惴惴之感也就消失了。
  赵祯上下打量一下铁心源指着他问王渐:“这就是你口中的神童?怎么弄成这样子了?”
  王渐连忙道:“撞树上了!”
  赵祯再次看看盯着自己看的铁心源道:“说话,傻不愣登的,不是在诗里写了春来我不开口,哪个虫儿敢做声吗?”
  铁心源从篮子里爬出来不知道该行什么礼仪,正在手足无措之时,又听皇帝道:“我算是你邻家的长辈,行晚辈礼就好。”
  铁心源赶紧抱拳作揖弯腰。
  皇帝微微一笑,就重新走向那个挨锤子的侍卫问道:“如何?”
  那个侍卫点点头道:“好甲,陛下以巨锤击之,末将只觉得巨锤落在甲胄上之后,受击打的地方并非是一个点,而是被甲胄将力道分散成了一大片,所以陛下的几次击打,对末将并未造成伤害。”
  皇帝拿拳头敲敲侍卫身上的甲胄回头对铁心源道:“说说,怎么弄的?尤其是这些环扣到底能起什么作用?”
  铁心源笑道:“不知道,公主给了小民很多钱,让小民帮她寻找礼物,然后小民就找人打造了这样一副铠甲。”
  赵祯疑惑的瞅着王渐道:“东京城内的高手匠人难道已经多到遍地走了?你怎么就找不到这样的匠户?”
  王渐阴笑道:“回禀陛下,那个给您制作甲胄的工匠今年不过只有一十三岁,还不到进入将作营执役的年龄。”
  铁心源心中哀叹一声,这样做就实在是不要脸了,一位皇帝,一位大内总管这样挤兑一个七岁的孩子……
  “巧哥儿有十余个弟弟妹妹要养活,他早就想进将作监了,曾经要求过无数次,官府并不理会,任凭他藏着一身的好手艺带着弟妹们流浪在街上成了乞丐。”
  赵祯瞅瞅铁心源那张滑稽的脸,怎么都认真不起来,笑呵呵的对他道:“小子,长在肥沃原野上的树木朕可以拿来做栋梁,难道说在悬崖乱石堆里艰难长大的树木难道朕就不能拿来做栋梁吗?
  朕选栋梁材看的是他长得够不够大,够不够直,至于如何长成的,朕一般是不问的。”
  王渐笑道:“陛下说的极是。”
  皇帝笑着又道:“先是神臂弓,后来又有这样的铠甲,这说明在你们的心里还有朕这个君父的存在。
  既然你们能够上心朕这个君父,君父自然也会对你们上心。
  小子,这一次朕不给你赏赐任何东西,只给你们赏赐一片自由的天空,既然你们都不喜欢约束,那就不约束你们。
  王渐,给这小子一面制造牌子,有了这面牌子,他们想制造什么都成,免得他们因为私人造甲被包拯给逮住送去砍头!”
  王渐笑道:“陛下说的极是,奴婢这就去拿。”
  铁心源发现和皇帝在一起自己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说话的余地,不论怎么说道理好像都在皇帝一边。
  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皇帝都可以随意的下几个结论,根本就不容你做任何的拒绝。
  不过那面制造牌子还是不错的,有了那个东西,铁心源就可以制造任何东西,包括酿酒,晒盐,制茶,之类的国家统管行业。
  放眼整个东京城,有自酿许可的正店不过一十二家,这也仅仅限于酿酒,如果没有许可私自酿酒,卖上十斤酒曲子就足够把人发配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去了。
  “谢陛下!谢陛下厚爱。”铁心源欢喜的感谢了皇帝。
  皇帝笑眯眯的道:“倒不是朕喜欢你们的那点东西才给你们牌子,而是感念你们的一片心意。
  朕富有四海,每每都有奇珍异物送上,那都不算什么,你们几个小小孩童却知晓朕的心意在那里,这就非常的难得了。
  对了,杨家的大儿总和你们在一起所为何故?朕听说他连自己的官职都不要了。”
  铁心源此时当然那不会坏了杨怀玉,见皇帝非常八卦的问自己,就笑着道:“杨大郎以为以前的官职来的太容易,让他没了上进心
  他还说国家在西北几次三番的征战都落于下风,其原因就在军中缺少真正的可以冲锋陷阵的悍将。
  而悍将在有官职的人中间很难形成,所以他就抛弃了官职,狠狠地打磨自己,准备参加年后的武举科,一举夺魁后就去西北地勘磨一番。”
  原本毫不在意的赵祯眼睛忽然一亮,抬起头看着铁心源道:“杨家子果真有此雄心?”
  铁心源笑道:“杨大郎最近自言武学久久不见增长,乃是缺乏与高手切磋的机会,陛下如果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这个恒心,不如派人去磨练一下他比较好。”
  赵祯点点头道:“虎翼营中还有一些能够拿的出手的人,不过,小子啊,你和杨家大郎的旧怨可曾消除了?毕竟当初你们母子可是差点死在他的马槊之下。”
  铁心源嘿嘿笑道:“听母亲说过,虽然旧狠算是过去了,而今还成了朋友,不过啊,小子并没有想让他好过的意思。”
  赵祯大笑道:“既然如此,你就不用告诉杨家子虎翼营的事情了。”
  铁心源躬身道:“小民遵命!”
  赵祯站起身子瞅瞅外面的天色叹息一声道:“日月如梭,时不我待,去休,去休。”
  说完话就转进了内宫,留下铁心源和狐狸两个眼对眼的无所事事。等待王渐把牌子给拿回来。
  狐狸忽然把脑袋转向帷幕的那边,铁心源也自然看了过去,发现帷幕的缝隙里露出一张笑吟吟的小脸出来。
  铁心源咳嗽一声努力地保持不乱看的习惯,狐狸却从铁心源的怀里跳了出去,钻进帷幕里哟哟的叫唤……
  a
  a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