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手机版

  第五十九章人生不如意者十之**
  石头都能冻裂的日子里,有心人同样会财。??? ≠
  机会这种事情总是存在的,就看有没有抓住。
  铁心源的日子不太好过,整日里跟着铁一铁二混羊肉吃,总有吃腻味的一天。
  他没有铁一他们那副虚不受补的身体,更没有他们那个能无限克化肉食的肠胃。
  混了两天之后,他就很想吃一碗面条。
  说来可怜,堂堂的哈密王,现在连吃一口可口的东西都成了奢望。
  城主府里的厨娘倒是很愿意给大王做饭,只是,大王不太愿意回城主府而已。
  王柔花走了,赵婉走了,张嬷嬷走了,就连水珠儿王渐这些人全走了之后,铁心源又不愿意回来。
  城主府就轮到尉迟灼灼说了算。
  大冬天里吃韭菜猪肉馅的包子有些造孽。
  铁心源已经顾不过来了,二十个拳头大小的包子被他一个人吃的精光。
  包子能吃,再多也能吃完,可是站在桌子边上伺候铁心源吃饭的人却无论如何都不能胡乱吃掉。
  尉迟灼灼今天很耐看,白狐裘包裹着一张粉红的脸蛋,怎么看怎么沁人心脾。
  就连铁狐狸也对她身上的白狐裘很感兴趣,凑到身边不断地乱嗅。
  “也不知道你这幅目不转睛的样子是给谁看的,装模作样也不能装到这个地步。
  进我的房间理直气壮地如同进自己的卧室,抱着人家睡了一晚上,现在却装起正人君子来了。
  看看,我新打的坠子好看不?”
  铁心源看了一眼。
  坠子怎么可能不好看,核桃大小的蓝宝石就算是用羊皮绳子拴起来也好看。
  尤其是镶嵌在尉迟灼灼白皙的颈项上更是美的惊人。
  “没心肝的人挑选的礼物到是出彩!”
  铁心源笑道:“那啥,我就是捡值钱的拿。”
  尉迟灼灼今天把髻弄得高高的,一整套头面饰也佩戴的整齐,脑后一支含珠金凤金步摇,一步三晃,比皇后还要皇后。
  “有本事在婉婉面前显摆你的好东西去。”铁心源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他总觉得自己亏欠尉迟灼灼的,却又想不明白欠她什么。
  按道理说自己救了他们一族人,该感到亏欠的人是他们,不该是自己。
  只好,尉迟雷,尉迟文就把位置摆的很正,铁心源也心安理得的接受他们的效忠。
  问题是到了尉迟灼灼这里,一切都变了。
  难道说男人看了女人的身体就一定是占便宜了?
  这是一个陋习,要改正。
  “王后在这里,我自然是不能插金步摇的,也不能佩戴三岔的珍珠耳环,更不能站在这里伺候你。
  这一身装扮只能是她的,这一点我清楚,就是想装扮起来开给你看看,出了这门就卸掉。”
  尉迟灼灼说完就收拾好碟子,提着食盒准备离开,走到门口又转过身认真的道:“好看吗?”
  铁心源点点头道:“很好看。”
  尉迟灼灼满意的点点头道:“我也觉得。”说完话就取下金步摇,摘掉耳环,把蓝宝石坠子塞进怀里,胳膊上挎着篮子就出了门。
  很神奇,没了那些东西之后,尉迟灼灼身上的咄咄逼人的气势就没了,前一刻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后,下一刻就变成了一个朴实无华的美丽女官。
  女人就靠饰混世界呢,这话果然不假。
  美丽的尉迟灼灼走了之后,就来了一个小小的美女。
  自从张风骨把小美女的腿打断两回之后,这个小美女向后弯转的脚丫子就重新回到了它该在的位置上。
  张风骨总是东奔西跑的,带着一个孩子不方便,就丢给了铁心源代为照看。
  说看来惭愧,与其是说铁心源在照顾这个孩子,不如说是这个孩子在照顾铁心源。
  小美女也搬来了一个食盒,不用打开,铁心源就知道里面装的是罗一刀家的死面油饼。
  这东西甜不拉几的,还粘牙,真弄不明白清香城里的人怎么那么爱吃,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
  小美女一连三天,天不亮就去排队,天天都给铁心源买她认为的美食。
  死面里面包裹一包糖,被热油一炸之后,糖霜就化成了糖水,咬一口嘴里胡乱冒糖浆子……是得糖尿病最快捷的法子之一。
  这东西铁心源自然是不吃的,于是小姑娘就非常在行的用筷子戳破油饼,把里面的糖浆全部吸出来,然后再眯缝着眼睛吃甜的腻的油饼。
  臭丫头是故意的,她很想吃,张风骨又不给她钱,于是,天天骗铁心源的钱买糖饼吃,美其名曰是给大王买的。
  铁心源等小姑娘吃糖饼吃的直打嗝以后,才慢条斯理的从桌子下面取出一碟子韭菜馅的肉包子放在桌子上。
  尽管刚才已经干掉二十个包子,现在依旧很想吃。
  包子里面碧绿的韭菜被猪肉油脂烘出奇香,轻轻地掰开,浓郁的香味就充满了房间。
  小美女的眼睛随着铁心源的手在不停的动,一边打嗝还一边用盼望的目光瞅着铁心源希望他能分自己一个包子吃。
  后来见铁心源没有这个打算,就遗憾的提着食盒出门去了。
  铁心源还以为这个小丫头会要包子吃,结果,她没有任何的表示,哪怕很想吃,也没终究没有开口。
  见小美女走的没影了,铁心源才长叹一口气道:“每一个省心的……”
  人家耶律洪基身边净出奸臣,赵祯身边净是忠臣,西夏天后身边净是美男,自己身边净出妖孽!
  大妖孽和小妖孽走了,又进来一个妖孽。
  这个妖孽一看到包子,就抓在手里三两下吃完,然后又问铁心源要包子吃。
  “我赢了,铁二叔今天没捉到我,还被我甩出老远,净吃灰尘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嘎嘎不是妖孽,他一说话就现出原形来了,和后面进来的尉迟文相比他就是一个棒槌。
  “玉素普交代了,他认为喀喇汗博克图没死,穆辛仅仅是暂时控制住了博克图,挟天子以令诸侯。”
  尉迟文说话的时候韭菜馅的包子香味还没散干净,他说话的功夫眼神已经和嘎嘎交流无数遍了。
  “玉素普没说博克图可能被穆辛藏在什么地方?”
  尉迟文犹豫一下道:“玉素普说,穆辛临走之前吩咐过,要他每隔四十五天就准备一些物资送去塔城。
  这些物资不算多,最多能维持一支五百人的队伍两月所需。
  按照他的推断,这些物资就应该是供应给囚禁博克图的那支军队用的。
  这支军队很可能就在鄯善附近,而且距离所有城邦都很远,而塔城应该是最近的。
  他还说他的副手暗示过他,博克图没死,也暗示他不能轻易地改弦易张,于阗之地保持现状最好。
  他原本向建立一个于阗国的,就是听了他的副手的意见之后才老老实实的听穆辛的话,也听博克图调令。”
  铁心源听完尉迟文的话,铺开地图沿着塔城四处比划一下,最后指着白狼原道:“应该就在这里。尉迟文,王胄和冷平他们依旧在鄯善附近活动吗?”
  尉迟文连忙道:“还在,他们现在依旧在鄯善,已经和穆辛的斥候交战过几次,取得了胜利,正在探查穆辛的粮草重地,一旦找到了穆辛的粮草,他们就会动突袭。
  断绝穆辛的粮草之后,穆辛除了回撤到喀喇汗本土之外,别无他法。”
  铁心源摆摆手道:“以穆辛的谨慎,他不会给他们机会的,即便是有,也是陷阱,他们的任务就是咬住穆辛,监视穆辛,随着他的大军前进,最后来到楼兰这个预设的战场上。
  在这之前,我希望他们能派出一支五百人的军队去白狼原搜寻一下博克图。
  若能找到,我们这场仗就胜利了一半,即便是找不到也无关紧要,继续咬住穆辛就是。”
  尉迟文犹豫一下道:“要不要带上玉素普,他现在非常的听话。”
  铁心源摇摇头道:“时间上来不及,派八百里加急把这消息送到孟元直军中,同时抄送阿大将军,和冷平,王胄,看他们自己的判断。”
  尉迟文想拽着嘎嘎出去,嘎嘎不情愿,身子一抖就甩开了尉迟文,坐在炉子边上给自己煮核桃吃。
  铁心源丢给嘎嘎一包药材叹口气道:“铁二的风湿病又犯了,你把这些药拿去熬成糊糊,趁热包在铁二的膝盖上,以后不许你再去找铁一,铁二去比试骑术。”
  嘎嘎结过药包大声道:“他病了?”
  铁心源恨铁不成钢的道:“他冬天就没好受过,要不然怎么可能在骑术这一项上输给你。
  小子,快点长大啊,总是这么稀里糊涂的混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帮上我?”
  嘎嘎最烦听铁心源絮叨,捂着耳朵抱着药包就跑了。
  不能用的太精明,能用的太傻,铁心源觉得这是老天在惩罚他。
  傍晚的时候,天空中刮起了哨子风,尖利的风声像是一块被撕破的麻布,嗤嗤作响。
  今年没有白毛风,却来了哨子风。
  哨子风起来了,三年一遇的黑风暴也就会到来……8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