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经济命脉(八)

手机版

“金兄此次算是帮了兄弟的大忙,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以后定有回报。”

见金志柏痛快地给了钱,连韩楚卫都有些感动。

“哪里哪里,本来就是你的钱,还给你也是应该的。韩公子说得对,其他人的钱,我是不会给他们了。回去之后,我就安排兄弟们出去收钱。我要赶在清算前,尽量挽回些损失。”

“其实,有一个人,最好也叫你的弟兄们出去打听一下。”

“谁?”

“圣林。”

“圣林?你是说,圣林在兴阳?”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突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总是觉得有些太过巧合了。这不合常理。做这些事,圣林绝对有足够的动机。只是他是否有这个能力,我还在评估之中。”

“能力?”

“对,能力。你看过他在中东打仗的新闻吗?那里有一个女人你有印象吗?”

“女人,你说的是赵玉棠?不是去抓他的吗?”

“不是赵玉棠,而是曹无双。你知道曹无双是谁吗?她是九姑娘。”

“九姑娘?”

“对,就是九姑娘。九姑娘是大楚帝国的长公主!”

韩楚卫本来还想说,圣林他们几个是皇家军事学院少年班的学院,那可是皇帝陛下的学生。皇帝陛下一向对韩家看不顺眼。

但是,泄露这样的消息,对于韩家来说,无疑是很不利的。所以,就隐忍不说了。对于金志柏这种人物来说,一个长公主量级的人物,也就够他震撼了。

“对了,韩公子,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另一个女人来了。”

金志柏已经从震撼中清醒过来。

“谁?”

“沈紫衣,沈大小姐。圣林以前在比亚沙漠时,救过沈紫衣的命。这事儿以前在网上炒的沸沸扬扬的,沈紫衣也曾经公开承认过,想必是真的。”

“怪不得来的这么巧,原来如此。救命之恩,那可是很大的人情啊。足以支持沈紫衣这么做了,况且本身还是一桩很赚钱的生意呢。”

“还有一个女人也很可疑。”

金志柏又想起了什么。

“你说的是赵玉棠?”

“对,可疑主要有两点。一是她本来是去抓圣林的,可新闻中却说,最后跟圣林并肩作战了。第二点,她竟然找我调查圣林的线索。说是为了追捕圣林。但是,在这个时候,她一个监狱警察突然在兴阳开始调查,我总是觉得有些说不通。”

“现在,嫌疑已经明显地指向圣林了。虽然我们还没有证据证明圣林就是幕后推手,但是,他确实有足够的动机,也有这个能力了。”

“圣林始终是我们一个很大的威胁,上次没除去他,实在是太遗憾了。”

“中东那里,是他的势力范围。没除掉他,也属正常。但是,这一次,他不会那么走运了。”

“韩公子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圣林现在的身份还是逃犯,全国的警察都在抓他。放出风去,就说圣林在兴阳,警察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定会感兴趣的。”

“上次冯局说,帝国警察总局来人复查案件,其中就调取了圣林案的案卷。把办案人都叫去问话,问了不少很尖锐的问题。现在,我怀疑,他们可能是冲着圣林案件来的。”

“你是说,他们要翻案?”

“不只是他们要翻案,很可能圣林自己也在翻案。目前的一系列行动,就是他翻案的一部分。”

“这么大的手笔?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

“我怀疑,他是要从经济命脉上,先把我们打倒。你知道,这个社会,现在流行墙倒众人推的游戏。你强大的时候,没人敢动你。但是,你倒霉的时候,背叛和出卖就来了,人人都恨不得在你身上踹一脚。”

“他想翻案,也没那么容易。我金志柏也不是吃素的。只是现在没有什么线索,这就不太好办了。”

“其实不用什么线索的,只要放出消息去,警方自己就会找的,用不着我们去找。”

从韩楚卫那里出来,金志柏不仅有些感慨。

到底是大家族出来的人啊,在这情况下,还能如此冷静地分析局势,找出对自己最为有力的办法出来。

轻轻松松地把自己的钱要回去了,还让我无话可说。果断地抛弃了冯四海,成功地切割了关系。放出风声,借刀杀人,让警察去对付圣林,更是不着痕迹,风轻云淡的手笔。

谈笑中,樯橹灰飞烟灭,说的就是这种人吧。

上了车,金志柏拨通了张善水的电话,叫他找人放风,说圣林就在兴阳。

然后又打了几个电话,布置停止龙田德普的所有本金兑付。把现有的资金,全部转移到自己的另一个账户上去。

那些放出去的款项,也立即派人前去催讨,能拿回多少算多少。凡是讨回的款项,一律给弟兄们提成20%。如果不给钱,必要时,可以给对方点儿颜色看看。

这边儿刚打完电话,常市长的电话就来了。

“金老弟啊,你嫂子那笔钱,你什么时候给啊?女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非要催着早点拿钱。我倒是放心的。可是你嫂子总是催,烦死了。”

一起吃饭时就告诉他了,说3天以后就给退钱,怎么这会儿又来催了?

这个时候,老常应该正在开会吧,打电话来要钱,证明韩公子的判断是正确的。一定是他们在会上研究要对龙田德普下手,所以老常才急着在清算之前把钱拿回去。

“常市长,不是说好了3天以后就给你退钱吗?不过,既然常市长开口了,小弟也就不能不从。这样吧,龙田德普的账号,现在被警方给封了,估计明天就会有结论,只要账号一解封,明天我就给你退款。”

说完,也不等对方反应,就挂了电话。

狗官,有便宜时,你们一个个都象苍蝇似的叮上来,现在见风声紧了,就想撤了。高利息你们拿了,现在连按本金都不想折一点儿。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你那钱,说不定是从哪里黑来的呢,这次,老子就黑你一把,你还敢大张旗鼓地宣扬去?

反正以后也不打算在兴阳混了,实在不行,跑到国外去,离开你的地界,你又能奈我何?

还是先把那本护照拿出来,随身带着,万一事情不妙,就随时跑路。反正也是化名,换个身份,没人知道我是谁的。

心中计议已定,金志柏开车上路,向南城的棚户区驶去。

见金志柏把车停在了一个锅炉房门口,钱多多在岔路口停住了车,远远观察着。

这几天,他就跟战飞虎轮流跟踪监视着金志柏。半个小时前,刚刚跟战飞虎换班。

金志柏的车灯亮着,人下了车,借着灯光,打开大门,然后把车开了进去。

钱多多把车开进一个胡同里,向锅炉房走去。走近了,就是一个大约2米高的院墙。大门的对面,就是一个废弃的老式厕所。

钱多多躲进厕所,透过墙上留下的空隙,观察着大门。

果然,金志柏又出来了,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儿,回转身,关上了大门。

小样儿,警惕性还挺高的。还知道点儿反跟踪技术。果然是坏事儿做多了,心虚啊。

就凭你这点儿水平,也想发现我钱少爷?要是叫你给发现了,我也就不用混了。

钱多多轻轻一跃,就上了院墙。单手扶住墙顶,身子轻轻滑下。

高高的烟囱后面,一个房间亮着昏暗的灯光。仔细打量了一下,没发现有监控设施。记住了院内的大致布局,钱多多又翻墙出去,回到了车上。

大约十来分钟,金志柏的车走了。又等了5分钟,钱多多下车,翻墙进了锅炉房院内。

这是一个废弃的锅炉房,锅炉已经拆掉了,外墙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拆“字,想是不久之后就要拆迁了。另外有两个小房间,门窗都没有了,就别说有人居住了。

来到刚才亮灯的那个房间,发现还是很完整的。门窗很新,应该是刚换上不久。在这样一个即将拆迁的房间里,新换了门窗,显然是比较在意这个房间。

钱多多掏出那两根钢丝,在锁孔里动了几下,门就开了。打开微光手电,屋子里的情况,就一点一点展现在眼前。

屋子比较凌乱,物件上落满了灰尘,一张铁床很破旧,连个床垫都没有,更没有行李。显然这里已经很久无人居住了。

床下有一些炊具餐具,凌乱地放着,也是落满灰尘。挨着餐具的,是一个皮箱子,虽然上面落了一些灰尘,但是,看着却比较新。靠近锁的上部,则比较干净。应该是开箱子的时候,擦拭过的。

钱多多打开箱子,里面凌乱地放着一些东西。袜子、鞋和一套衣服。衣服很新,但是,上面却有几处比较脏,还有几处有一些黑点。

再看箱子内部,也有一些跟衣服上类似的黑点。凑近衣服闻闻,没有什么异味。但是,那些黑点,引起了钱多多的注意。

他是上过战场的,杀了不少人,见过很多血。那些黑点,很象是喷溅的血留下的。

不过,这只是他的猜测。在衣服上留下黑点,别的行为也可以留下。比如油渍、涂料、油漆什么的。但是,这套衣服是名牌高档货,成色又新,估计一般人没事不会穿着这样的衣服干活和做饭。

钱多多把衣服原样放好,关上了箱子。开始检视其他地方。

靠近门口的一个编织袋里,胡乱地塞着一些车座椅套。椅套中间,藏着一沓钱,100楚金币的面额。钱的封装条还在,看样子,这钱还没有动过。

到底是有钱人啊,哪里都可以藏钱。

只是这家伙,在风雨飘摇之际,深更半夜到这里来,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儿,或者是拿什么重要的东西吧?

除了这点儿钱,似乎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啊。或许,刚才把重要的东西拿走了?

没有其他有价值的发现,钱多多关上门,出了院子。不过,还是拨通了圣林的电话,把情况告诉了圣林。

圣林沉默了一会儿,告诉钱多多,把这个情况告诉赵玉棠。让赵玉棠去一下。

办这种事儿,赵玉棠的身份合适,也更为专业,让她去,或许会发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告诉赵玉棠,不就证明我们在兴阳了吗?最起码,证明我在兴阳啊?这不就暴露了吗,她难道不会来抓我们?

虽然我不怕她来抓,但是,叫人家给撵的像个兔子似的,狼狈逃窜,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儿啊。又不能打她,传出去,丢人啊。

似乎是知道钱多多想些什么似的,圣林又说,现在赵玉棠不会抓他们。

你怎么就知道他不会抓?都撵到中东去抓人了,现在到了她的地盘儿,反倒会不抓了?

你放心,我算过,没事儿的。

好吧,你算过就这样吧。反正你说什么是什么,谁叫你是老大呢。

莫非赵玉棠也叫你给拿下了?不会吧,这也太逆天了吧?不过,也没准儿。曹无双都给拿下了,拿下赵玉棠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只是这也有些太过奇葩了吧?警匪恋?算什么事儿啊?

钱多多还是给赵玉棠打了电话。

赵玉棠一听,就兴奋了。接连问了钱多多很多问题。当听说钱多多翻动了里面的东西时,可就有些不高兴了。

你怎么能乱动呢?你不知道那是重要的现场啊?随便乱动会破坏现场的,你知道不?一点儿也不专业!

我哪里知道这是什么现场?我要是不动,怎么能发现这里有什么东西呢?

我还不专业?不专业能找到这里来?跟踪只是我的副业,我的主业是狙击手好不好?

有本事,跟我比一比狙击,你看到底谁专业?

我在罗江,明天上午10点返回。你在那里给我看好了,不让任何人靠近。

什么?我在这里给你看着?这么个鬼地方。你叫我干这个?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钱家大少爷啊,有钱啊,拿钱都能砸死多少人啊!叫你的同事来不行啊?

什么?别人见了我会抓我?你那意思是,你见了我就不抓我了呗?好吧,既然你不抓我,我就在这里看着吧。

果然又叫圣老大给蒙对了,咳,给算对了。

看来,他俩果然有一腿。只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呢?莫非是在监狱里的时候?这也太厉害了吧,坐牢都能泡上个老婆出来。一定是在监狱里,阿黛尔不就是在监狱里的时候,叫他给弄到手的吗?

这个赵玉棠,也太霸道。训我象训孙子似的,连曹无双都没这么过分。

唉,也真是命苦啊。跟个圣老大,白给他打工不说,还动不动受他老婆的气。

要说当小弟的,受大嫂点儿气,也算是正常。关键是大嫂实在太多啊。这气,受不过来啊。

哼哼,等将来我有老婆那天,也一定叫你们也受受气。

也不行,盼盼哪里会是这几个主儿的对手?真有那一天,也一定是她们给盼盼气受。那可不行,还是暂时忍一下,从长计议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