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闹剧一场

手机版
  沈穹马上顺着对方的视线望去,见到一个老熟人鬼鬼祟祟地挤在人群里给小伙子打眼色。
  他二话不说直接上前将对方从人群里揪了出来,“王二婆子,你鬼鬼祟祟在这干嘛,我看你一直给这个小鬼打眼色啊!”
  在十里街住的老街坊都知道这王二婆子,以前家有红白丧事都会找她问上一问,礼钱自然没有少收。
  “我认得她,前年我奶奶去世,就是她来我们家做的法事,拿着一个火盆装神弄鬼的,还收了我们家老多钱呢!”一个背着书包的小朋友喊道。
  “对,半年前我结婚,我妈非得要我跟媳妇的八字,说是给人算算合不合,回来就逼着我跟媳妇分手,肯定就是这王二婆在搞鬼。”一个青年气到头上从人群里跳了出来。
  有人笑着问道:“那哥们你这婚到底结没结成啊?”
  “当然要结,而且还酒席我还大搞特搞,我才不信了,我结个婚用得着这个神经兮兮的老婆子给我指手画脚?”看得出他为了这事吃了不少苦,此时看到王二婆一出现,就破口大骂起来。
  沈穹没想到群众这么给力,顿时对着王二婆质问道:“说,这小伙子是不是你请来故意污蔑我的。”
  王二婆遭到千夫所指,早就吓得面容失色,不停摆手道:“不关我事啊不关我事,是他非找上门说要帮我把生意抢回来的。”
  刷的一下,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望向了原本在装可怜的小伙子。
  沈穹大骂一声无耻,“大家都知道十里街就你跟我吃这门饭,我生意好了你的客人必然就少了,到了如今你居然还把责任推给别人?”
  “真不关我事啊!是他,他赌博输了好多钱,说只要我愿意帮他把债还了就帮我把生意抢回来。”七十多岁高龄的王二婆大喊冤枉。
  孙文滨哪知道这王二婆这么不靠谱,竟然被人一诈就什么都招了。
  他赶紧把责任推回去,“瞎说,明明是你找到我,让我来这演一出戏把沈大师的名声搞臭,我肯定拒绝啊!我怎么能污蔑沈大师,但你非要把钱往我手里塞,我才不得不答应。”
  王二婆气的脸上通红,她指着孙文滨,“你……你……”一时间竟然气得昏倒过去了。
  卧槽,孙文滨哪知道这老婆子这么不受刺激,自己瞎编的理由一下子把人给气晕了,他也慌张了,这老人家身体可不比年轻人,老人家晕倒事情很容易搞大。
  沈穹一看,这事算是结了,现在不管是谁出的主意,反正都是污蔑自己,他抬起嗓子喊道:“赶紧叫救护车,老人家晕过去了。”
  周围围观的群众纷纷对着孙文滨指指点点,“这都什么人啊!自己输了钱还想害沈大师,现在钱没骗着反倒是把王二婆给气晕了。”
  “对,沈大师是清白的,我就说沈大师怎么可能会骗人。”
  街边凑热闹的人很多,顿时七嘴八舌得讨论起来,“还是沈大师厉害啊,连同行都急红了眼。”
  “那都是真本事,乡里乡亲的谁不知道王二婆只懂装神弄鬼,去她那也就求个内心安稳,沈大师不一样,说你踩狗·屎你就得踩狗·屎。”这人一看就知道是沈穹的铁杆粉丝。
  沈穹的规矩向来是有缘才给你算,而且收费是你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和王二婆相比大家肯定是支持他的。
  不久后医院的急救车赶到,也不知道谁偷偷报了警,顺便把孙文滨也给抓回去审问。
  沈穹原本也要跟回去录口供的,但路人太踊跃,在街边就把事情说得一清二楚,围观的众人都目睹了事情的全部,自然可以作证。
  沈穹打开手机一看,顿时兴奋起来!自己的名气值一下子从106飙升到了237,要知道朱德寿给自己大力宣传后也不过是多了100名气。
  眼见急救车和警察都离开后,不少街坊都留下来喊着要沈穹给他们算上一卦。
  沈穹哪应付得来这么多人,他笑道:“今日感谢大家了,我差点就被小人污蔑了,日后如果谁觉得被我骗了,或者说我算得不准,尽管上门找我。”
  沈穹微信在手,天下我有。
  只是如今找自己算卦的人实在太多了,他有点吃不消,只能指着贴在门外的纸张说道:“凭缘赠字,随心打赏。”
  群众顿时笑道:“今日我们都凑在一起,这缘分还不够啊!”
  沈穹只能板着脸道:“规矩不能乱,你们知道做我这行当的,是要折寿的,所以请大家体谅体谅。”
  他把折寿这话都摆出来了,群众自然也没办法逼他,只能遗憾离去。
  戏也看完了,算卦今天是没戏了,大部分人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沈穹发现还有一个人站在门前。
  “你这么不走?”沈穹诧异问道。
  那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看样子是个商务人士,沈穹虽然懂的名牌不多,他看对方的手表高端大气就知道价格不菲,难道自己的名声已经传到市区了?不可能吧!十里街可离市中心老远了,属于郊区中的郊区。
  何俊明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员工,三十岁出头,有房有车有老婆,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是混的比较好了,他的老家以前就在十里街,这次来是准备回家看望亲戚的,但没想到路上竟然堵车,他下车一看,便目睹了刚才的闹剧。
  “你就是他们说的沈大师?”何俊明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沈穹。
  沈穹客气笑道:“都是街坊喊得,我算不上大师。”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如果真遇到这行当的大师,自己平日忽悠人的话肯定破绽百出。
  “我看他们说的挺神奇的啊!”何俊明笑着拿了根烟给沈穹递了过来。
  沈穹笑道:“谢了,我不抽。”他以前是抽的,但自从父亲生病后他就把烟给戒了,一来影响健康,二来当时确实穷得揭不开锅。
  何俊明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要不大师帮我也算一算?”
  沈穹琢磨着刚把人赶走,如果特意留下他还给算一卦,恐怕会引起街坊的反感,顿时摆手道:“今日就算了,如果先生有意,可以明天再来,当然明天能不能给先生算,还得看我们是否有缘。”
  何俊明没想到这规矩还蛮多的,问道:“怎么才算有缘?”
  “这,天知地知我知,你不知。”沈穹故弄玄虚,“反正明日就知道了。”
  何俊明哈哈一笑,他还以为这年轻人有什么本事呢,原来也不过是满嘴跑火车罢了。
  沈穹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以前是手头紧,所以没办法得混饭吃,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自己是有“身份”的大师,少做单生意并没有关系。
  沈穹招呼道:“先生若是不信我何必留在这,早早离去吧!”说完他转身就走。
  何俊明一愣,没想到自己还不受待见了?他赶紧开口道:“大师要是帮我算一卦,一万块如何。”
  一万块?沈穹停下了脚步。
  何俊明当然没准备给对方一万块,他只是想试试这个所谓的“大师”是不是真的那么有原则,看到沈穹停下脚步后他就笑了,果然外面传得都是假的,哪有人和钱过不去。
  哪料到沈穹头也没回,低声道:“你走吧!今天你给我十万,我都不会替你算。”
  任性啊!说不算就不给你算。
  其实沈穹心里也在疼,一万块对他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平时一天下来也就赚个千百块,毕竟邻里街坊也没多少钱。
  何俊明僵在原地,他望着沈穹离去的背影,喃喃道:“难道还真有人和钱过不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