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悲催的袁坚成

手机版
  一个十字路口,恰逢中午,小学校门口大批学生陆陆续续走出校门。
  好不容于休假一天,任天雪今天早上约了闺蜜喝早餐,又在万达广场疯狂地购物,这才心满意足地往回走。
  她在路口将闺蜜放下车,在等红绿灯的时间,她微微侧着头,刚好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小学校门口走出来。
  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
  奇怪的是这个人一走出校门,周围的小学生仿佛都有意避开他一般,将他排挤出来。
  “听说袁老师被开除了呢!”
  “对啊!好像欠了很多老师的钱,一直没还……”两个小学生过马路讨论着。
  任天雪突然眼睛一亮,对了!袁坚成,这个男的是那天上门找沈穹算卦,吵起来的那个人。
  难道那两个小孩讨论的袁老师是他?
  任天雪一脚油门将车开到了校门口,只见袁坚成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她响了响喇叭。
  袁坚成一抬头,看见了坐在车上的任天雪,顿时眼泪就哗啦啦地涌了出来。
  “唉?怎么哭了?”任天雪摸不着头脑,奇怪地喃喃道。
  一个大男人居然在街上哭起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赶紧下车去看看。
  袁坚成自然认得她,一张嘴就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他边哽咽边说,十分凄凉。
  任天雪一脸愕然,什么情况这是?
  “你先别哭,到底怎么回事?我记得你好像姓袁是吧?”她一边扶着袁坚成,一边问道。
  两人来到学校旁边的小卖部,坐在一把大遮阳扇下……
  袁坚成声音抽泣地说道:“当初我要是听沈大师的劝告,就不会弄到今天这番田地。”
  任天雪顿时想起来,沈穹跟眼前这个男人吵过一架,还嚷嚷着说什么三个月炒股赚钱,他赚多少沈穹都送他两倍。
  为了这件事自己还特意在沈穹旁边唠叨了一阵子,任天雪自然记得。
  难道他如此凄凉,就是因为股票亏了?
  “我真后悔没有听沈大师的话,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袁坚成低着头喃喃道。
  “啊?究竟什么情况?”她一愣。
  袁坚成咽了一口水,艰难地说道:“我当时也是傻,一时间昏了头,那天算完卦回来,我还找同事借了几万块,隔天又投了进股市。”
  “你……”任天雪既无语又无奈地望着他。
  袁坚成继续将他悲催的遭遇说出来,“原本我陆陆续续投了近三十万到股市,这几年里涨涨跌跌,资金只剩下不到二十万,我看那只股也跌得差不多了,这不和沈大师斗气,借钱又投了进去,哪知道这就一脚踩进了深渊。”
  “刚投进去的第二天就涨了,我也就没留意,也没多想,反正自己钱也投进去了,却不料次日来了个跌停,一下子损失了近三万块钱,我当时差点就晕了。”
  “你说我能怎么办?我难道卖了退出来?”袁坚成激动地望着任天雪。
  任天雪心里头当然是大声呐喊:“肯定卖了出来啊!不然继续跌了怎么办?”此时的她早就见识过沈穹算卦的本事,所以先入为主就知道肯定会继续跌。
  只见任天雪没说话,却是一副无奈地看着自己,袁坚成继续说道:“是的,我又错过了一次出逃的机会,如果我当时能嗅到危险,而不是死死看着眼前的亏损。”
  “紧接着连续一周的大跌,我自己的资金再加借来的几万块,一下子损失了百分之三十,这任谁都承受不了。辛辛苦苦存了那么久的钱,而且还有一部分同事的钱,这眨眼什么都没有了。”他像行尸走肉一般面无表情,仿佛在说的不是自己的事。
  “终于上周有位同事家人得了病,找我要钱,我怎么拿得出手,霎时间所有人都知道了我炒股输钱这事,纷纷上门讨债,生怕来迟了我就还不起。”他脸色苍白,像在述说什么可怕的事。
  “因为追债追上家门,我老婆孩子都知道了这事,我才不得不跟他们坦白。”他闭着湿润的眼睛,让泪水不至于涌出来。
  “没了!一切都没了!这件事传到了校长那边,我工作也保不住了。”他惨淡地笑道。
  任天雪一直没有说话,她实在没法安慰对方,她只能用担忧地眼神继续听他述说。
  “前天我不得不忍痛割肉,将股票清仓了,把钱全部退出来,将债务还清,老婆现在赌气带着孩子回娘家,什么都没了。”他面无表情,像是放弃了所有的希望。
  “但其实这不算什么,真的,真正让我感觉天要塌下来的是当我将股票卖完后,他奶奶的!那只股票涨停了,停牌了!”他露出了绝望而又疯狂的笑容,一边摇着任天雪的胳膊,一边用可怕的语气说道:“停牌了你知道吗?都说重组后能涨是十几个板……十几个板啊!!!”
  任天雪被他吓得站了起来,对方的表情实在太可怕了。
  扑通一声,他双膝跪倒在地上,双眼瞪大望着地面,嘴里喃喃道:“几天,只差几天……我要是再忍几天!!!”
  他突然猛地抬起头来,两只眼睛已经红了,带着血色!
  “不对,不是我卖的,是他们逼我卖的!这不算,这不算!我还持有股票,我能赚回来……”他双眼空洞,不停喃喃道。
  任天雪震惊地望着袁坚成,她隐约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因为悲伤过度,疯了!!!
  袁坚成艰难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走在路上,嘴里还一直喃喃着:“不是我卖的,我没有卖,我能赚回来……”
  任天雪马上深吸了一口气,周围的路人纷纷发现了袁坚成的异样,要多远躲多远。
  她果断地拿出电话报警!!!
  “喂,这里是灵溪小学门口,这里有人精神失常,可能所刺激过度,我担心他出什么事了,你们赶紧过来吧!”
  不久后一辆警车来到校门口,跟着任天雪的指引找到了疯疯癫癫的袁坚成。
  此时袁坚成正蹲在草丛里,抱着头,嘴里还不停喃喃着:“我能赚回来……”
  任天雪跟警察解释道:“这人炒股亏了钱,受了重大刺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