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千夫所指 (一)(今天第四更)

手机版

下午只有三个客人上门,沈穹草草就收铺回家,至于任天雪则回家后信誓旦旦地保证要发动沈穹粉丝的力量来打赢这场“圣战”。

沈穹很是无语地发现自己微博的关注量竟然还涨了一千多,他总算是尝到了炒作的“甜头”了。

瞄了一眼手机微信里自己的信息。

使用者:沈穹

等级:2(渐入佳境)

通过增加你的名气名声来提高等级,目前名声值:2620

又比上次涨了几百,沈穹笑骂道:“这尼玛的,第一次涨名气那么不爽。”

他登录上自己的微博,果然里面又多了许多评论,而且随着时间渐渐推移,网上也分成了三种流派,一种是理智分析主义,这种多是有自己的想法,因为没有见识过沈穹的算卦能力,所以保持着质疑和中立。

至于另一方则是激进地批斗主义,打着为人民教师讨回公道的旗号大肆进行抨击。

最后一方则是支持沈穹的粉丝,其中这些粉丝又分几种,一种是受过沈穹恩惠的死忠粉,另一种则是被死忠粉带动的朋友,第三种是道听途说后对沈穹有着较深入了解的粉丝。

沈穹很快就看到昵称为霸气猫咪的网友带领着一群死忠粉开始在微博上与激进主义进行“激辩”。

“你们这群水军,连沈大师面都没见过,你们有什么资格嘲讽沈大师?”许多沈穹死忠粉出来拥护他。

“没错,我运气好曾经让沈大师算过两次卦,一次绝处逢生,一次大福临门,你们根本不懂沈大师。”网名小红帽愤怒地在键盘上快速敲字。

“沈大师只要看你们屁股撅起来,就知道你们拉屎还是放屁。”

而激进主义的讨伐声一浪更比一浪高,“袁老师一辈子为了教育事业尽心尽力,没想到最后竟然栽在一个江湖骗子手里,这个沈大师人人得以诛之!!!”

“他是恶魔,他借用别人的欲望来杀人,他必须受到制裁。”

“我建议人肉这个沈穹,也就是什么沈大师,袁老师的事情只是一个开端,我相信还有许多受害者。”

“没错,很多人被骗了都不敢说出来,怕丢脸!”

“国家大力打击封建迷信,结果袁老师还是被欲望冲昏了头,真是可惜。”

“我爷爷以前就被‘大师’骗过,而且一骗就是十几年,我平生最恨就是这种人了。”

“这种人就应该抓起来枪毙了,免得祸害人间。”

至于中立人群,理智分析主义里面有许多大神,他们将洋洋洒洒上万字的文章像做语文阅读一样剖解分析,抽取主干,重新立意。

“经过我分析,如果按照文章内容描述,袁老师应该已经多次被评选为校内优秀教师,甚至区级优秀教师,最低也是资深教师,但事实上我去查,袁老师只是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

“先不谈袁老师,我认真翻查看过沈穹,也就是沈大师最近在网上的相关信息,几乎所有都在正面性的,据说唯一两次有人质疑沈大师算卦的准确性,在店铺闹事,如今那两人都触犯法律,被关进牢里了。”

“很是神奇,似乎只要是与沈大师有争执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也许我们应该理性去思考,为什么一个人民教师会和一个算卦的大师凑在一起,而且还会立下这种赌约,我觉着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很可惜袁老师精神状况有问题,要不然只要他本人出面,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任天雪将大部分的评论都看了,直到这一条,她突然眼睛一亮,没错!只要袁坚成恢复过来,那么必然能够帮沈穹洗清冤情。

想到这里,任天雪马上出门,然后联系自己的闺蜜熙儿帮她查袁坚成现在到底在哪个医院治疗。

“找到了吗?”任天雪的声音很着急。

叶允熙很奇怪地在电话里问道:“你查这个人干嘛?我有个医生的朋友帮我问到了,在市第二医院。”

找到了?任天雪拿着钥匙急匆匆出门,“现在不方便解释,大概就是沈穹被污蔑了,现在只有这个人能出面澄清。”

“沈穹?沈大师?”作为任天雪的好闺蜜,叶允熙自然经常从对方嘴里听到关于沈穹的消息。

虽然闺蜜已经被沈大师“征服”了,但叶允熙还是有些不相信真的有人可以那么厉害,算什么都准,从来不出错。

在她想来人总会有出错的时候,指不定沈大师哪天状态不好,真的就算错了也不一定啊!

但既然自己闺蜜那么坚定,自己也不太好说什么,叶允熙笑道:“那你加油,有什么好消息告诉我!”

任天雪一路上雷厉风行,就差没闯红灯了,从小区开车直接到达市第二医院的门口,随便找了个位置把车停下。

她在路上抓住一个护士问道:“我朋友前几天突然精神失常,据说是在这个医院留院观察治疗,请问我在哪能找到他?”

“噢,你从这边往前走,在转角处有个路边标示牌,跟着走就能找到临时观察病房,到时候你再找那边的护士问一下,应该就能找到了。”

她按着指示来到了一堆病房的走道上,透过房间的窗户恰好发现袁坚成的所在。

任天雪心中一喜,想要走进去,不料正好一男一女从袁坚成所在的病房里走出来。

她坐在一旁装作玩手机。

“哥,加上昨晚的四千块,到今天为止,我们收到两万多了。”一个妇女兴奋说道。

“看吧!我就说行,反正老袁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你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哪能吃得消,寻求帮助是必要的。”头发有些斑白的男人说道。

妇女突然犹豫道:“可是,我们这样做算不算污蔑他人。”

“这怎么算污蔑呢,我们只是实事求是,虽然语言上夸张了一些,但确确实实事情就是这样的,要不是那个赌约,我相信老袁就是怎么也不会选择借钱炒股。”年过五十的男人安慰道。

“唉,现在也只能这样想了。”妇人望了一眼屋内躺在床上的袁坚成,脸上满是忧愁。

“我看那个什么沈大师也是自作孽,真搞不懂老袁当时为什么会去找那种人。”较为苍老的那个男人摇着头。

任天雪咬着牙低着头,忍着没吭声,原来眼前这两人就是陷害沈穹的罪魁祸首。

“我看骂他的人挺多的,可能真的是骗子吧!”妇人也仿佛在安慰自己。

被喊作哥,头发斑白的男人拍了拍妇人的肩膀,“没事的,关注这件事的人越多,愿意资助我们的人就多,万一老袁真的恢复不过来,你们母子俩起码还能有些积蓄。”

任天雪捏着拳头,暗想原来他们将事情闹得这么大,是为了骗好心人资助。

她知道那名妇女应该就是袁坚成的老婆,既然如此,自己想要偷偷进屋探访袁坚成肯定是没戏了。

任天雪将病房的房间号记下,然后离开医院,一边走还一轻笑道:“沈穹啊沈穹,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