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兄弟归来

手机版
  高三,或许是许多学生人生的转折点,到了这一年,仿佛所有事情都应该给学习让路。
  包括游戏,篮球,足球,音乐……
  曾经的你可以肆无忌惮,彻夜不眠地打游戏,也可以每天放学后就在学校的球场上抛洒汗水。
  你可以熬夜通宵看英超,看欧冠,为每一个动作,进球而喝彩!!!
  然而到了高三一切娱乐活动都必须停止,老师会把考高倒计时用各种方式展示在你面前,甚至课间走在楼道都能看到贴在墙边的高考誓言。
  努力学习,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仿佛是高三学生唯一的目标。
  方永康就是一名高三学生,每天都有做不完的练习卷,那沉重的书包压垮了许多人。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边听着自己最爱的音乐,一边刷着题库。
  从八点半一直握着笔奋战,直到十一点半,最后实在是太累了,有种头昏脑涨的感觉,他将练习卷搁在一边,登录上歌梦网查看自己上传的歌曲有没有最新评论。
  就在此时,一个妇人推开了他的房门,一看儿子竟然在玩电脑?
  “康康,你怎么还在玩电脑,赶紧关了!作业写完没有,写完就看看书,背背单词,电脑什么时候都能玩……”
  方永康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妈,我做了一晚上卷子了,想要歇一会。”
  “那就歇一会吧,你听歌尽量选择听英文歌,起码能锻炼英文听力。”她知道儿子很喜欢听歌。
  方永康很想说根本没用,很多英文歌的发音都是为了配合歌曲的感情和节奏经过处理的,对英文听力没有太大的作用。
  但他实在没有力气去解释,妈妈同意自己听歌已经是万幸了。
  方永康每天的生活几乎都是如此,但此时他的行程计划里多了一项任务,那就是每周六日抽时间去灵溪市天机阁预约算卦。
  ……
  天机阁,任天雪双手撑着下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你是怎么知道刚才那个大叔是美术老师?”她像好奇宝宝一样盯着沈穹。
  沈穹嘴角微微上扬,“我猜的。”
  “屁,我才不信呢!”她质疑道:“说,你是不是外面还有人。”
  当她说完这句话后总觉得有些歧义,顿时着急解释道:“我意思是你是不是还请了别的助手,帮你打听客户的消息。”
  沈穹抿嘴一笑,“我养你一个已经够吃力了,哪还有精力搭理别人。”
  “谁要你养了!”任天雪歪着头不理他。
  她发现这混蛋总能在言语中调戏自己,害得自己也经常说错话。
  沈穹说的是真话,他确实是猜的,微信并不能查出对方的职业信息,但刚才那个大叔的传授技能和画画技能都偏高,所以他才能一下子猜对。
  就在此时,沈穹接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电话。
  他顿时惊喜地接通电话,开口就是:“你小子总算是想起我了。”
  顾黎明一脸嫌弃道:“你还不是一直没联系我,所以现在怪我咯?”
  “这能比啊?我在忙生意好不好,你忙着泡妞,不怪你怪谁?”沈穹嚷嚷道。
  “哎呦喂,可以啊!还忙生意,该不会你真的接手了你爸的店,给人算卦了吧?”顾黎明笑哈哈道。
  沈穹眉头一挑,“还真让你说中了,你兄弟现在混出头了,大家都喊我沈大师。”
  “得了吧!牛都被你吹上天了,你小子有什么本事我还不知道?”顾黎明笑道,他俩可是一个寝室四年好基友,对于沈穹他可是有深入了解。
  “不知道有句话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么?”沈穹笑道。
  顾黎明揉了揉头鼻子,“得了,不跟你扯,赶紧来机场接我,我到灵溪市了。”
  沈穹眼睛一亮,顿时兴奋道:“你回国了?”
  “当然,赶紧的,机场等你!完了后咱俩找个地好好聚聚。”
  沈穹望了旁边的任天雪一眼,对着电话说道:“行,我这就过去,店里还有些事耽搁一会,你先找家店坐坐。”
  挂断电话后,沈穹在抽屉里拿出四张纸条,别分在上面写着,鸿运当头、病痛缠身、继续深造、自娱自乐。
  接下来还有四个客人要上门算卦,但任天雪早已经在电话里打听好对方要算的内容,所以沈穹针对性地写下这些字。
  他将四张纸条递过去给任天雪,“我有些事要出门一趟,待会客人来了你把字条交给他们,就说我有急事出门,但卦象内容已经写好,让他们自己看纸条就行。”
  她眼睛一亮,仿佛发现了新大陆,这也行?如果按照这种模式,岂不是每天能增加许多算卦客人的名额。
  沈穹自然知道这小妮子在想什么,顿时打消对方念头:“不行,并非所有人都是适合用这种方式算卦的,毕竟客人给的钱不少,一张纸条就打发显得不够认真对待。”
  “哦!”她满不在乎地回答,并非所有人?那就是有一部分可以咯?
  等到沈穹离开,她才偷偷将这些字条拆开来看,第一位客人来算的是气运,而沈穹留下的纸条是鸿运当头。
  她继续拆开第二张纸条,她记得第二位客人算的是健康,而对应的纸条则是病痛缠身。
  任天雪顿时一阵无语,好家伙,原来沈穹根本就不需要见到人就能算出来,那平时他算卦还装神弄鬼的,原来早就心里有数。
  她好奇地展开第三张纸条,一看是继续深造?
  她愣了一下,翻开笔记本,这才看到来算卦的是一名大学生,好像对继续是否要考研一事感到犹豫。
  这种情况往往需要跟本人沟通后再分析处理,她明白这位客人应该就是沈穹所说的不能一张纸条就打发的对象。
  第四个客人是来算才艺的,她对沈穹算才艺的方式特别感兴趣,因为无论是算气运还算健康,别的算卦大师都能算得出来,但唯有沈穹才敢说自己能算才艺。
  她展开最后一张纸条一看,里面写着自娱自乐?
  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沈穹在这肯定会告诉她,自娱自乐的意思是客人才艺水平,还不足以拿出来展现,只能自娱自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