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我恨死你了!

手机版

唐笑先前因为家里被人装了窃听器的事情,被裴远晟再三提醒不要一个人住,老实说,她倒是挺想回去住的,毕竟那里是她和成烈的家。

“过段时间吧。”

她朝孙络笑了笑说。

也许过段时间成烈回来了。裴远晟那边在窃听器查不出什么来,毕竟线索有线,倘若成烈回来的话,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孙络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最终只点了点头:“好。”

夜色下的别墅如同一头沉默的巨兽一样,蛰伏于丛林之间。

女人穿着红色的连衣裙,站在大开着的窗户前,任由夜风吹乱她长长的卷发。

她想她需要静一静。

可是,她的心却完全静不下来。

这一切,源于她无意间在床底下捡到的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是一个女人微笑着低头用餐的倩影,女人的脸她很熟悉,那个人是她最要好的闺蜜——

唐笑。

为什么,床底下会有笑笑的摘片?

季晓茹百思不得其解。

她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打印过笑笑的照片。

在这个一切电子化的时代,已经很少有纸质照片了。

大部分人,都习惯于用电脑硬盘和手机来存储照片。

除非是至亲至爱之人,会把照片打出来放在钱夹或者床头以便常常看到之外,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地打印出某人的照片来。

况且,算是她记性不好,忘记自己打印过笑笑的照片,可是——

为什么她好端端的不去打印与笑笑的合照,而偏偏打印出一张好像抓拍一样的照片?

季晓茹大张着眼睛,迷茫地望向苍茫的黑夜。

为什么,这张照片会出现在那里?

不……这不正常。

这绝对不正常。

这栋别墅里,总共只有她和陆晨晞两个人。

不是她,那么只能是陆晨晞了。

难道,陆晨晞偷偷喜欢着笑笑吗?

这个念头让她悚然一惊。

她的手指紧紧攥住窗台,仿佛只有非常非常用力,才能够控制住不让自己大喊大叫起来。

也许陆晨晞没有真的喜欢笑笑。

可多多少少,存在这种可能性。

仅仅只是一种可能性,已经足够让她抓狂了。

这些日子的不安,这些日子的狂乱,一下子找到了源头。

难怪他最近明显地对她不心了,难怪他很少和自己亲近了,难怪他居然破天荒地出门而不告诉她行踪——

等等,他是去找笑笑了吗?

季晓茹咬住嘴唇,眼闪过一丝愤怒。

陆晨晞,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笑笑……笑笑她也背叛我了吗?

这个念头甫一升起,令她从后背窜起一股寒意。

不……

笑笑怎么可能背叛她。

笑笑是这个世界她最最信任的人啊!

她敢说,笑笑给她的安全感更甚于陆晨晞!

要是说世界有什么人能够让她拍着胸脯肯定不会离开自己的话,那个人只有可能是笑笑。

她从不怀疑笑笑会一辈子对自己好,一辈子做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只要两人白发苍苍还可以一起笑着玩闹。

然而此时此刻,她对唐笑的信任产生了一丝动摇。

她下意识地想要找出手机,给笑笑打电话,问一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这个想法很快被她自己遏制了。

不行。

不能打草惊蛇。

这一瞬间她站到了唐笑的对立面,开始重新审视唐笑这个人。

虽然总是看起来波澜不兴温柔淡定的样子,但是她非常清楚,唐笑是一个智商情商都一直在线的人。

如果她想要欺瞒她,那么她铁定找不出什么端倪来。

季晓茹忽而感到丧气。

所以,她无论是哪一点,都不过唐笑咯?

所以,连她的男人,她也注定要让给唐笑咯?

为什么,全世界的男人都喜欢唐笑?

为什么,唐笑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拥有别人梦寐以求的一切?

她的运气已经足够好了啊!为什么还要来掠夺不属于她的东西呢?

季晓茹越想越是烦躁。

“刷拉——”一声,她用力扯住在身旁随风拂动的窗帘,一下子将它扯出一条长长的裂痕来!

她感到胸腔之充满了恨意。

她恨陆晨晞,恨唐笑,恨这个世界!

她恨她的父母,如果没有那样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她后来的人生何至于如此混乱而充满不安?

都怪他们——

都怪他们!!

“啊啊啊啊啊!!”

季晓茹猛地开始用两只手撕扯窗帘,一边撕,一边从喉咙发出凄厉的叫声。

裴远晟终于难以忍受地从房间走出来。

其实,夜里他刚刚入睡,知道季晓茹起来了。

她总是这样,一时平静,一时狂乱。

他累了,他没办法让自己永远都能耐着性子去哄她。

他想,有些问题,她必须学着自己消化。

再说,再过几天,他要带着她去国外了。

这几天,他还有很多公司事务要处理。

他必须得保持精力,让自己能尽快地完成工作。

因为他知道,到了国外,又是一场硬仗——

季晓茹不可能老老实实接受心理治疗的。

但没关系,他一定会让医生治好她。

唯有治好她,他才能够真正地获得解脱,开始新的生活。

今晚,他原以为她独自在外面待一会儿能平静下来,谁知道,不久后,他听到了她歇斯底里的呐喊。

她又怎么了?

尽管再怎么感到不快,出于责任感,他还是不得不穿睡衣和拖鞋走出来察看她的情况。

刚刚走进客厅,他看到了让他惊讶的一幕——

季晓茹疯疯癫癫地坐在一地碎布片之,窗户大开着,原本占据一整面墙的窗帘已经被全部扯落了——

他都不知道她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力气。

人在愤怒之时大约会格外具有爆发力,此时季晓茹已经毫不留情地将窗帘撕得粉碎,并且竭力将已经碎得不成样子的布片撕得更碎。

她双目通红,面容扭曲,咬牙切齿,似乎手被她撕扯着的是她仇敌的身体一样。

裴远晟叹了一口气,心想,她又受到什么刺激了吗?

缓缓地接了一杯温水,裴远晟放到唇边呷了一口,然后慢悠悠地走到季晓茹面前。

视线出现男人裸露在睡袍下的笔直的小腿,季晓茹手的动作终于慢了下来。

她仰起头,用那双迷乱的眸子望向他。

裴远晟目光冷静,与她对视了两秒钟,然后将手一扬——

“刷——”

一杯温水尽数泼在了季晓茹的脸。

季晓茹瞬间呆住了。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陆晨晞会这样对她。

几秒钟之后,她气急败坏地站起身来,怒声喊道:“你干什么?!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疯了吗?!陆晨晞你有毛病啊你?!!”

“疯的人是你,有毛病的人也是你。”

“陆晨晞”冷冷地盯着她,语气森寒地说道:“你清醒点吧,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里闹什么闹?”

季晓茹紧蹙双眉,理直气壮地大声道:“关你什么事!不要你管!你走啊!你走!!你给我走!!!”

她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出现,跑出去找别的女人,现在倒是跑出来骂她,什么意思?他觉得她好欺负吗?!!

季晓茹快要气炸了。

“我为什么不能管?”

不论她再怎么疯狂,再怎么暴烈,他依然是平静的,冷淡的。

这种冷淡透着一股无情,这冷淡的无情使她内心一阵绝望。

他不要她了。她想。

“季晓茹,你吵到我睡觉了。”

他冷冰冰地说:“我命令你,把你弄脏弄乱的客厅收拾干净,然后把你的手脚洗干净,回房间睡觉。”

他那薄而优美的唇瓣吐出的话语令她吃惊极了。

她十分无法理解,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可以不去关心她的感受,反而只在意他自己睡觉被吵醒,以及客厅被弄脏弄乱!

难道她这个活生生的人不他的睡眠还有这个客厅重要吗?!

“哦,还有,你弄坏的窗帘,明天你自己找人来重新装好吧,要一模一样的。”

他淡淡地补充道。

季晓茹再次惊呆了。

短暂的沉默后,她忍无可忍地嘶吼道:“陆晨晞,你怎么能这么无情?!你的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陆晨晞你混蛋!!你对不起我!!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这样的话,最近他也听到过太多次了。

仿佛具有了免疫力一样,再听到这些,乃至是面对她愤怒到变形的脸,他也毫无感觉了。

也算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了。他自我安慰地想,在这个世界,除了季晓茹,还有谁胆敢这样骂他,对他大吼大叫呢?

“别闹了。”

他叹了口气说:“季晓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很丑。”

“你……你说什么?!!”

令人窒息的沉默,季晓茹嘴唇颤抖地问道。

“我说,你这样很难看,我不喜欢。”

他薄薄的嘴唇无情地蠕动着,漂亮的眼睛一丝温度也无。

“我讨厌这样的季晓茹。”他说。

https:///html/book/38/38264/l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