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A片换千金

手机版

有了古剑池一干人的领路,江璐与勒冰云自是轻松来到金陵城,虽说一路上薄昭如没给自己好脸色看,但是江璐有美妻作伴,也不予理会……倒是冷别情对其二人推心置腹,闲聊武林近年来的大事。令人意外的是,这冷别情竟然知道庞斑的老窝――魔师谷的大体方位。

刚在客栈安顿下来,冷凤就拉着勒冰云逛街去了,骆武修、查震行也跟去了;而冷别情和冷铁心则拿着拜帖去联系其他各派……也就剩下江璐与薄昭如二人,看着一脸不善的薄昭如,江璐赶紧拿着勒冰云的剑离开客栈。

出了客栈,江璐松了口气,无奈道:“不就赢了她一次,何必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真是唯女子与小为难养也。”看着道旁店铺林立,街市繁华竞逐,各种吆喝声交相呼应……再看看自己一身保安制服,深黑皮鞋,背负长剑,真是有些不伦不类。

“得去弄些钱来换身行头,在这样走下去真怕会出什么岔子。”江璐看了看兜里的手机,“希望能卖个好价钱。”

向附近的摊贩询问了这里有无典当的地方,才知道西宁派的“西宁当铺”是全城最大的当铺。当下问明方向后,便径直走去,好在也不甚远,不一会儿就到了。古典的大瓦房,门前两座石狮甚有气势,左上角挂着张“”字的旗帜,正上角则挂着张黑底金字的牌匾――西宁当铺。进入当铺,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朱漆大柜台,没有清朝那么高,也没有栅栏相阻。

店内的伙计见到江璐,先是一愣,而后招呼道:“客官,你是……”江璐回道:“哦,我是来典当的。”那伙计道:“不知客官典当何物?”江璐指指自己的装扮,神秘道:“西域宝物,能叫你们掌柜出来下吗?”那伙计见他煞有其事,也不敢怠慢,唤声:“少歇。”便进内堂叫人去了。

没多久,就见那伙计领着个中年汉子出来,指着江璐道:“就是这位客官。”那中年汉子眯着眼睛观察了江璐一番,确认对方不是来闹事后,询问道:“我是这家当铺的掌柜,你可唤我钱掌柜,不知你说的宝物?”江璐小心的掏出手机,介绍道:“此物乃西域伊拉克国之宝――风月宝镜!”说着,江璐忙将手机调到“视频播放”功能,随便打开一个武藤兰的片子,播放给钱掌柜看……

“亚麻爹、亚麻爹……古达纱衣……”武藤兰忘情的呼喊,惹得江璐心里都有些心动。

江璐看着钱掌柜和那伙计均是一副痴迷的表情,心下大喜,忙关闭了播放。忽见“春景”没了,钱掌柜刚要抓狂,却看到江璐微笑的望着自己,才知失态,遂轻咳一声,问道:“不知客官欲当多少白银?”“我要黄金!”江璐来时已向冷别情询问了这里的物价,当下也不说话,对着钱掌柜比起了中指。当然对方肯定不知道这是鄙视的意思,便道:“一百金?”江璐晃了晃中指,更正道:“NO……NO,是一千金!”钱掌柜怒道:“客官莫不是来消遣我的?居然要当千金!”江璐打开手机,介绍道:“钱掌柜先别急,这宝物我还没介绍完……刚刚给你看的春宫图我这里面有近百幅,而且这个还具备复制人的功能。”说着,他将手机调到照相功能,对着钱掌柜一按,随即交与其看。

由于没多少电了,摄像功能就不为他介绍了。接着,江璐不顾对方恋恋不舍的表情,收起手机,直接问道:“钱掌柜,你就给句痛快话吧,我要不是急等钱用,也不会典当此物的。”钱掌柜支吾道:“这个,我也知道这是件宝物,只是这价钱……”江璐见对方还价都没底了,冷声道:“不当算了,老实和你说吧,这宝物还有许多妙处没被发现,一千金已经很低了,实在不行我去献给皇上好了,说不定还会赏我几千金。”话完,他便作势要走。

钱掌柜见状,急道:“当、当,没说不当啊,一千金就一千金!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账房取钱!”后面那句话自然是对着那伙计说的。

趁着伙计取钱之际,钱掌柜询问:“不知客官是要赎当还是绝当?”江璐无所谓道:“随便,就赎当好了。”钱掌柜听后,忙效率的开好了当票。江璐接过后随便看了眼,便塞进了口袋里,反正他也不打算赎回来的,这当票也只是留个纪念而已。

这时候,就见那伙计取钱回来,吃力的将包袱放到柜台上,附耳道:“掌柜的,钱拿来了,只是……”说到后面,声音极低,渐渐听不清楚。江璐不疑有他,上前掂了掂重量,又打开来看了下成色,确认无疑后,一边将手机交给钱掌柜,一边将黄金包好负于背上。

虽然黄金是真的,但从那伙计闪烁的眼神中,江璐似乎感觉到什么……当下也不理会,径直出了当铺。

果然,待江璐花钱换了身衣服后,便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似乎功夫不差,走了半天也没甩开。于是,江璐拐进一个死巷,想看看对方是什么人物。没多久,就见一个高大的青年,身背把精钢伞,面无表情的站在巷子口。看着这身打扮,江璐心下释然:“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游子伞’简正明,不知道他是想劫财还是劫人?”

简正明见对方悠闲的看着自己,不禁好奇道:“身携千金,难道就不怕我打劫你吗?”江璐耸了耸肩,答道:“难道堂堂的游子伞还会缺这点钱吗?”简正明看了眼背上的伞,点了点头又摇头道:“眼力不错,但是话却说错,谁又会嫌钱多呢?”江璐知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便道:“你究竟想怎样?”简正明反问道:“你是谁?风月宝镜是从哪里弄来的?”江璐亦反问道:“那你又是谁……西宁四大高手之一,‘阴风’楞严的心腹,还是天命教的暗桩?”

“你……”简正明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你怎么知道这些,你究竟是什么人?”

江璐见其丑态,不由好笑,回道:“你无须知道我是谁,我暂时也不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反正我对你们这些争权夺利也没什么兴趣。”简正明见对方不说,杀意顿起,冷哼道:“只有死人才会信守承诺。”说着,他便抽出背上的精钢伞,向对方攻去。江璐见状,拔出背上长剑,剑锋轻挑,径直向简正明刺去。

后发先至,只听一声闷哼,江璐已收剑回鞘,精钢伞丢落一旁,简正明不顾右手臂的伤痕,难以置信的望着江璐,疑惑道:“不可能,明明我……你这是什么功夫?”江璐也不作答,扔下一句“以后少来烦我”,便离开了,他不是不想杀简正明,只是当一个人有了能打死牛的力量时,还会对蚂蚁感兴趣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