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章 王对皇的前章

手机版

寒风怒号,旌旗猎猎,华夷两军壮怀惨烈气势肃杀,迎着三九的西北风一往无前得撞在一起,数万人的会战将临,却无一丝嘈杂,偶有战马喷息的响鼻轻轻回绕在两军阵前。

关宁军从将校到士卒人人身披玄红重甲,头盔覆面只露双眼,手持一米二长的三眼火铳,马裹重铠,鞍悬五尺钢刀,或轻系丈二长枪狼牙棒,武装到了牙齿,整一个当今时代的数字战士装备。

刘航见了这群大明的终极力量,如同看见一座座移动的白银宝塔,既震惊于他们的战力,也惊讶他们的装备!

就那三眼火铳吧,这玩意儿开打以后一连三响,说是古典版转轮机枪毫不为过,在骑兵对冲的过程中,如此短暂的距离,加上战马冲刺的受力,其弹丸的威力足以保证击穿任何铠甲,蒙军辫子军吃足了它的苦头。

后金士卒装备也不差――对野蛮民族而言,牛录以上的军校均身披铁甲,那是在以往的战斗中从明军尸体和俘虏身上扒下的,黑压压一片狼牙棒、长刀幽芒闪烁,在一潮一潮人不人鬼不鬼的发式衬托下,形若九幽恶鬼欲择人而嗜,加之人数众多,气势竟然不弱于关宁军。

两军对垒处如同被无形的气场牵引,纵使参战两军身经百战也是脊背发寒嗖嗖直透凉气,转瞬间暴虐厮杀的战意转而兴奋涌起,诡异狂暴的气息撕扯着每一名战士的神经。

刘航虽是特战精英,但毕竟没有经历万人规模的会战,身临其中他深深感到古战场与现代战争赤裸裸的残酷死亡的气氛还是有所不同的,他开始庆幸战前的部署。

因为刘航对太监军事才能的极度怀疑,刘航将九门提督轮着撤了个遍。原本的太监提督此时只司监军职司,提督一律由军中将校担任,如今的德胜门提督正是山海关总兵满桂。

若非如此哪里压得住阵脚。

满桂此时双眼发红,也不知是西风刮的或是皇太极一身玄黄甲胄给刺激得。

这位名满关外令金人胆寒的蒙族总兵回头看了眼城头,刘航面无表情,依稀挥出一个切脖子的手势,满桂顿时兜起胯下战马,诙聿聿一声长嘶人立而起直奔皇太极而去。

刘航被满桂的举动雷得汗毛根根倒立,这员屠夫猛将脑子里装的都是肌肉不成,有这么会意的吗?!咱的手势简单明了,叫他立即发动战斗争取干掉皇太极,他倒好,这一激动就奔自杀去了。

两军对垒,大战一触即发,他莫非想以一己之力阵前袭杀皇太极?

他以为自己是关云长再生,抑或萧峰附体不成?

……呃……这个时代的人也喜欢天龙八部米……

“满桂误国!

“有这么打仗的吗?!”

刘航熟悉军情,漫说封建军队,即便现代军队军两交战一枪未发而指挥官已然阵亡,军队士气也将受到致命的打击。

满桂如此莽撞,若有闪失,兵力本就处于弱势的明军是否还能搏命就得打上问号。

皇帝陛下惊得心肝儿噗噗跳,身边的侍卫以及张贤却是面露古怪神色,英国公不由暗叹皇帝还是不通军略。

后金小辫子们难得的与明军心有灵犀,似乎压根儿没将满桂的举动放在心上,不同阵位的辫子们只是弯弓搭箭瞄准满桂,却不发一箭相伤。

刘航大急,本要下令开炮轰击后金军阵又怕伤及满桂性命,城头火炮一响,满桂立马儿能穿去千多年前,客串诸葛亮他草船的稻草人还不要特技化妆。

无奈下刘航只得下令炮兵严加戒备。

两军相隔不过三箭之地,心思灵动间,满桂已经飞驰到皇太极马首之前。

未等满桂战马落蹄,阿济格大喝道:“草原的败类,背弃祖宗的无耻之徒,尔有何颜面见我马背上的健儿?!

“见了大汗还不速速下马请降,若是迟得半晌,我大金勇士定将尔踏作肉泥!”

满桂祖上是伪元败退中原后降顺大明的靼官,到得满桂这代,身体里流淌的依然是草原健儿善战骁勇的血液。但满桂这么多年为大明誓死效忠东征西讨,对大明的忠肝义胆比起汉人也是丝毫不逊。因此阿济格唾骂他是草原的败类,背叛了草原民族,满桂立时深感奇耻大辱。

“黄口小儿!鼠尾竖子!汝安敢如此辱我耶?!”“以汝父横行一时之能,还不是命丧我手?!”

“若是努尔哈赤得见汝慢傲如此,定当伏拜见礼,三跪九叩以示歉意!”

“皇太极贼子无耻至极!”

“天子承天应命制御九边,礼仪之大岂容僭越!”“尔蛮夷之主,禽兽之体,如何能够冒天下之大

不韪,启用玄黄战甲,徒惹九天之怒,招百世骂名,便是死去化作一捧黄土,何处青山也羞于埋葬你这逆上作乱,兴刀兵之祸的蛮酋!”

满桂自监军处经年积月习得一口之乎者也的酸文,此时唾骂阿济格皇太极竟是流畅无比,加之他声震如雷响彻四野,这一通大喝,双方军士连同德胜门上的明军也听得清清楚楚。

刘航自动忽略了满桂据下杀死努尔哈赤的“大功”,抚掌大笑道:“好!”

基层官兵平日里哪来的机会与皇帝一起观看如此宝戏,本已绷紧的神经随着刘航一声大喝,如同奔涌万里的洪峰得到了宣泄的缝隙,城上城下的明军官兵哄笑作一团。

刘航拿过纸卷制作的简易喇叭大笑高喝。

“满总兵威武!大明威武!”

城上城下的大明官兵们纷纷跟着皇帝呼起了号子,威武之声顿时连成一片声震寰宇,士气未战而高炽,甚至列阵广渠门的袁崇焕也隐隐听见了士卒呼喝之声。

精神大震下袁督师立即挥动令旗,红色的狂飙一往无前,以自杀式的决然钻进了六万金蒙联军的阵形,刀兵未接而枪炮连天,三眼火铳以超出时代的梦幻火力打得金兵纷纷落马,城头的火炮也怒吼着为大明将士助战,辫子们的残肢断臂血莲花般飘零散落。

广渠门拉开了它猩红的血幕。

明军如此羞辱先主,金军莫不暴跳如雷,在明军刺耳的尖笑呼喝中,辫子们拉满了弓弦,单等大汗一声令下立即将这个牙尖嘴利的蛮子射成蜂窝。

皇太极不愧一代枭雄,满桂的羞辱反令他愈加冷静,对于敌人的羞辱,发狂暴走只会增加对手的气势,最好的应对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哈哈,将军死到临头犹不自知,本汗敬你一时豪杰,与你指一条明路。”

“自古朝中权臣在内,抑或主上刚愎者,大将统兵在外,未闻有建尺寸之功耶!总兵身死族灭大祸近在眼前犹未知之,且听本汗细细道来。”

“将军且观大明内事,东林浙党诸党缠斗不休,兵者,国家生死之道,拜将授兵柄本应择能者为之,然大明拜将者首问派阀,若是出身非当权派阀,立功反是取死之道,功勋越大获罪愈快。”

“熊廷弼国之干城,因其出身楚党而非东林一脉,立下盖世之功未获封赏,反在东林的筹谋下身死功灭!”

“将军自比熊廷弼如何?熊廷弼好歹有楚党依仗尚且落得如此下场,将军生性秉直,出言无状,罪人而不自知,何况朝中无得力臂助,此取死之由也!”

“将军忠直不知变通,每每违抗袁督师帅令,袁督师刚愎不能容人,将军与督师将帅向来不睦辽东尽知,自督师经略辽东始,两年以来无时无刻莫不筹谋着罢黜将军,抑或寻思着将军做那毛文龙第二,此将军取祸之道其二也!”

“汉人奉圣贤如神明,先贤有言:非我族人,其心必异。”

“眼下大明能容将军,盖因将军武功显赫,实乃对付大金的急先锋,设若大金不测,将军则何以自处?

“狡兔走狗故事何其多也,魏国公驱除蒙元建不世奇功,天下太平之时也不免被赐死,将军以蒙人入朝而身居高位,嫉妒怅然者不知凡几,本汗每以将军自处,不免汗透衣衫夜不能寐,常自思量,抑或每一天清晨的太阳即是我最后眷恋宇宙的一眼。”

“此亦将军取死之由,将军果未知乎?!”

“将军在外浴血死战,朝中君臣却磨刀霍霍,思之令人心寒啊!”

“本汗与将军同出一脉,草原的血脉悠悠相惜,将军何不回归草原,本汗愿以兄弟待之,共同打下中原锦绣江山,上可报大元北逐之恨,青史留名,传之不朽;下可安身立命,修得一世富贵,将军何故而不为也?”

皇太极洪亮的声音同样震得两军鸦雀无言,明军本来狂热的气氛被兜头泼上一瓢冷水,皇太极劝降满桂的言语何尝不是点醒明军,将士百战之功敌不得文官儿锦绣文章,明军将士们对此早已心寒,只是迫于华夷大防的恐惧与傲然奋力抗敌。

满桂凭着一腔义愤而来,骂得痛快之余被皇太极反攻哪有还手之力。只得张口结舌青筋坟起无言以对,辫子军大受鼓舞,呼喝之声直冲云霄。

刘航眼见皇太极一通说教将满桂的斥责羞辱变成了后金的劝降,一举扭转后金的气势,并成功打压明军高涨的气焰,心下暗呼厉害。

此人心思之缜密,言语之犀利,对局势把握之精妙,在汉人中也是一等一的豪杰,难怪他能成为压垮大明的巨头之一。

张贤眼见辫子们如此嚣张,抢过一名下属的简易喇叭就要大骂,刘航摆摆手制止了他。

既然皇太极能压住明军的气势,那么后金的气焰就由自己摆平吧,王对皇,这才见功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